大公网

首页 > 简体站 > 未分类 > 正文

杏林细语\走出抑鬱阴霾\大公报记者陈惠芳

2019-12-15 04:23:1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黄朗曦(中)曾受抑鬱症折磨

  一个不懂绘图、曾经被抑鬱症折磨四年的设计师黄朗曦(Pallas Wong),早前於德国“红点设计大奖”比赛中拿下“红点新锐设计奖”及“红点最佳设计奖”。曾因患病想过自杀的他自言,当年的经历令他非常痛苦,但他已走出阴霾,重拾人生。

  设计师不懂绘图,是否有点不合逻辑?原来Pallas的角色犹如设计指导,今次其获奖作品的主题是色盲。他觉得社会上忽略了这一群人,於是将大家熟悉的色盲测试原理倒转过来,让只有色盲的人士才看到测试内的数字,作品并於伦敦灯光节中展出,让大众反思。

  当年Pallas因在港读书遭受欺凌,於是去了英国读书。他说,不是离开香港挽救了自己,因为问题根源未有获得解决。Pallas续说:“我不同意到英国读书救了自己,反之,我不明白为什麼那些欺凌我的同学可以继续快乐升学,不用负责,亦不明白为什麼Band 1中学的教师可以没有道德。我暴肥暴瘦,每次体重上下可达二十公斤,曾想过自杀。可是我死了,我的同学照样快乐升学,那值得吗?突然间,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不希望有其他被忽略的一群再感受到冰冷,再去经历我曾受过的痛苦。我会用自己的能力和专长,希望令社会更美好,更开心,更完善。政府不可能满足每一位市民,而温暖的感觉依赖每一个人付出的帮助和关爱。”

  Pallas认为社会存在很多问题,纵然大家知道,却又忽视问题的存在。

  他说:“社会是一个大型机械,它的齿轮具有连带关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岗位和使命。设计师和科学家都是追求不同範畴内的原创,希望为社会带来更美好更正面的影响。我的使命就是成为最强的后盾,帮助任何需要的人和事。在未来的设计路上,我会一步步在作品中传递有意义的信息,唤起人们的爱心。Pallas这个英文名字,是我曾同时经历躁鬱症后康复过来而改的,亦是我反色盲测试作品的灵感之一,让人尝试从逆思维去看人和事。”

  Pallas指每个人都有一支笔,但莎士比亚就只有一个,他很想运用自己的专长,令社会变得更美好。他说:“艺术和设计有不同之处。艺术品反映一个时代,但会有好多种的演绎;设计则是有目的性的创作活动。设计师不需要在作品的右下角签名告诉众人,因为我们的签名就是signed within every brush stroke(意即作品的每一笔和每一个线条都蕴含了设计师的签名和身份)。设计创作会提供角度引导观众感受、体验和理解。”

  Pallas在港长大,注重伦理教育。在英国读书时,他的人生态度受到中华哲学及西方思想影响。没有宗教信仰的他,持开放态度思考各种哲理,不分东西追寻真理。抑鬱症虽曾令他很痛苦,但没有这段经历,也许,今日他就不能以自信积极乐观率真的态度过自己的生活。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