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简体站 > 未分类 > 正文

经济透视\中国外贸企业陷生死危局\大公报记者 贺鹏飞

2020-03-29 04:23:3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们鞋厂超过80%的订单都被取消了,如果剩余订单继续取消,又没有新订单进来,很快就要关门了。”2月底才因为订单大量积压而被老闆紧急召回工厂复工的阿德,没想到自己一个月后竟会面临失业的危险。

  阿德是温州一家大型外贸鞋厂的业务经理。3月下旬以来,包括这家鞋厂在内的很多中国外贸企业经历了一段极为恐怖的黑暗时刻,大量订单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而被突然取消或暂停,一些外贸企业顿时陷入生死危局。

  鞋厂订单剧减八成

  随着疫情在全球大规模爆发,各国纷纷採取严格的防控措施,工厂停工、商店停业,乃至封锁城市和边境,从而导致外部市场急剧萎缩。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这必然会波及产业链上下游的众多企业。

  阿德所在的鞋厂主要从事时尚女鞋的开发和生产,产品长期出口欧美市场。从3月中旬开始,该厂就有欧美客户陆续取消订单,但只佔订单量的不到20%。3月20日以后,取消订单的客户突然暴增,至26日已有超过80%的订单取消,取消的理由无一不和疫情有关。

  “一天一个变化,上周的订单还能撑到7月份,这周的订单就只够做到5月了。”阿德说,虽然目前也有一些订单进来,但都是小单,根本无法满足生产需求。

  “还有比我们更惨的,温州好几家大型外贸鞋厂已经通知全体员工,从4月开始放无薪假,至少放到5月底,到时候再根据订单情况决定是否复工。”他坦言,现在外贸行业人心惶惶,不光是鞋厂,其他工厂也好不到哪裏去。

  事实也确如其言,在纺织业重镇绍兴柯桥,当地一份行业调查报告显示,有78.4%的纺织企业表示订单在减少,64.8%的企业反映已有的订单被客户取消。更为严重的是,近期温州和东莞等地相继爆出多家知名企业倒闭或“放假”的消息。例如,位於东莞茶山镇的港资企业泛达玩具有限公司就因为外贸订单取消,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而宣布结业;东莞精度表业有限公司也因最大客户美国Fossil取消订单,面临随时关停的风险,不得不宣告放假三个月,同时接受全体员工辞职。

  企业坦言形势恐怖

  全球知名的鞋用胶大厂南宝树脂也受到波及。“鞋厂都不生产了,我们的胶水当然也卖不出去,订单一直在陆陆续续喊停。”南宝树脂(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德聪无奈说道。

  南宝树脂是Nike、Adidas等70多个国际品牌的指定鞋胶产品供应商,市佔率超过五成以上。随着Nike、Adidas等国际品牌纷纷关闭全球门店,同时,包括东京奥运会在内的全球所有大型体育赛事全部喊停,这些都对运动鞋上下游产业造成巨大衝击。

  江苏一家主营帐篷、遮阳伞等户外用品的外贸企业合夥人丁佐峰说,实际上,在今年1月中国爆发疫情之初,就有外国客户取消部分订单,只是所佔比例较小,没有现在这样恐怖。

  中国生产的户外用品在欧美市场非常畅销,以往每年的这时候正是国外客户出货的旺季,但今年全行业都颇为冷清。丁佐峰的企业订单虽然暂时比较稳定,但他坦言:“现在很慌很慌,每天都在和客户沟通跟进,生怕客户取消订单。”

  为帮助外贸企业减少损失,此前中国各地商务部门和贸促会曾为外贸企业出具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而今,一些国外进口企业也以同样的理由取消订单,甚至拒绝对中国出口企业已经产生的成本进行赔偿。

  据丁佐峰介绍,很多国外客户在下单的时候并不会支付订金,而是开具信用证。但由於疫情期间很多国际航班停运,交货时间自然会受到影响,一旦国外客户不愿意申请展期,那麼信用证超过有效期后就是一张废纸,出口方无疑会损失惨重。

  丁佐峰一位朋友的企业承接了英国客户价值数百万元(人民币,下同)的重力毯订单,没想到近日7个集装箱的货物全部装箱等待起运时,英国客户突然通知延迟交货,这家企业将不得不承担全部损失。

  “今年的形势恐怕比2009年金融海啸的时候还要糟糕。”孙德聪忧心忡忡地说,金融海啸爆发时,绝大多数工厂关停的时间都很短,“马上就回过神来了,但是这一次一般预估时间会比较长,市场什麼时候恢复还不知道。”

  疫情打击消费需求

  他分析道,欧美市场是消费的主体,但在两、三个月没有工作收入的情况下,很多欧美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就会下降,由此可能对中国产品出口乃至整个世界经济景气产生很大影响。

  对此,丁佐峰也表示认同。他分析,在收入减少的情况下,消费者自然会削减非生活必需品的开支,而且可能会降低消费频率。以帐篷为例,以往欧美消费者一般用完一个夏天甚至只用一次就会换新,但疫情过后,他们可能减少外出度假的次数,以及选择重複使用帐篷,从而会影响到中国帐篷的出口量。

  作为在鞋厂工作二十几年的资深员工,阿德也不得不担忧起工厂和自己的未来。他所在的鞋厂共有2000多名员工,每月光工资一项支出就超过1000万元,这还不算社保、餐饮等其他支出。如果没有新的大额订单进来,立刻就会陷入困境。

  重压之下,这家鞋厂已经开始裁员。“行政人员已裁掉一大半了,如果裁到我头上,工厂也要关门了。”说到这裏,阿德惟有苦笑几声。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