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简体站 > 报纸新闻 > 正文

龚嘉欣向视后进发/大公报记者 温颖芝 文、图

2020-08-01 04:23:1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演员往往是被动的,除了不断增值自己,做好準备,其他可以做的,便是等待好剧本好角色的来临。龚嘉欣加入无綫12年,现时仍在努力攀上一线花旦的位置,幸运的是,她遇到的角色都有很大的发挥机会。由乖乖女到患情绪病的妈妈,继而演奸角、疯狂杀手,她亦认同自己是幸运儿。

  最近无綫热播的剧集《杀手》,当中造型最突出的必定是演杀手Dark Angel的龚嘉欣。将头髮剷青,身穿性感Bra Top配上鱼网丝袜,加上诡异的眼神,形象跟以往演惯邻家女孩的她,有很大反差。嘉欣接受《大公报》记者专访时,畅谈今次的拍摄感受以及自己的演艺历程。

  练功夫做一字马

  嘉欣坦言拍摄《杀手》的过程好辛苦,这是她第三次跟监製陈维冠合作,她说:“由《幕后玩家》到《夸世代》,再到今次的《杀手》,他一直发掘我不同的一面,自己都奇怪为何他找我做打女。我亦怀疑过自己能否做得来,拍完后好开心,就像过完一关又一关。”嘉欣坦言接到此角色时没有犹豫,只是有些怀疑自己的能力。

  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嘉欣没有用替身,所有动作戏都亲身上阵。剧集开拍前,她接受了两个月特训,本身零功夫底子的她希望在镜头前做到漂亮的动作。她说:“那时候一星期三天,朝十晚六的练,我天生骨头硬,要夹硬拉筋做到一字马。武指师傅好畀心机帮我,拍摄期间当然有受伤,但这套剧不止打戏难,连文戏都难,有些位说喊便要喊,但我不会say no,尽力去试。”

  这是她拍过最难的一部剧吗?嘉欣表示,在不同阶段会觉得当前的演出最难,但完成了,自己就会有所成长。之前她估不到自己可以演杀手,现在又过一关了。剧组因为找不到适合嘉欣的替身,全部动作场面由她上阵,她笑说:“拍外景时,我没有机会休息,体力上很累,都是硬住头皮顶住,大家都在搏杀,总不可能自己说累要休息。”   为了这个杀手角色,嘉欣参考了很多动作片。事关剧中的动作招式很花巧,不止一般拳脚功夫,既要翻筋斗又要“铰剪脚”。

  驾驭角色趋熟练

  经过今次做打女的经验,嘉欣有否被吓怕?她笑说:“就好像发了一场梦,过去了便算,现在回想都不知怎样捱过去的,一个筋斗翻50次。有一场戏要碌上车头冚,我碌了不知多少次,每次都嘭嘭声,我重看这场戏,自己都惊。”不过,嘉欣指若有监製觉得她适合当打女,她很愿意继续尝试,动作戏也有很多不同招式,下次可以试耍剑。

  近年嘉欣演的角色多变,像早前播出的剧集《大酱园》便试演奸角,她觉得可能跟年纪有关,以前她年轻经验少,未必驾驭到这些角色。初出道时,嘉欣一直演妹妹、乖乖女的角色,那时她怕被定型吗?她说:“那倒没有,我一直顺住条路行,有角色给我就去演,人大了,味道才出来。”

  2016年,嘉欣凭《幕后玩家》夺得无綫万千星辉颁奖礼“最佳女配角”,现在她是否向“视后”进发呢?她说:“一定係。观众认受性好重要,奖项不是想要就有,女配角奖都好难攞。上次攞奖已是四年前的事,我亦想进入另一个阶段。”

  幸遇伯乐成长快

  转眼间,龚嘉欣加入无綫已12年,问到觉得星途顺利吗?她称不想跟其他人比较,自己的路都算平坦及幸运。她最初入行是当主持,后来有机会拍剧,一年演三四个剧。当中有不少角色,观众仍然记得。她说:“如果贪心,永远不会觉得自己拥有的东西足够。我算是没什麼挫折,要看自己心态,总不可能永远都有很多工作,也未必每次也遇到喜欢的角色,只能选择开心地去做。”

  入行多年,嘉欣感谢遇到很多伯乐以及扶持自己的前辈。其中一个伯乐是钱国伟,他选了她拍摄《盛装舞步爱作战》;另一位是监製戚其义,对方找了她拍摄《金枝慾孽贰》,拍完《金》剧,她成长了很多,因为该剧她与邓萃雯、蔡少芬这些前辈合作。她亦很感谢监製陈维冠,对方找她拍《幕后玩家》,为她带来奖项。此前,相信没有人认为她会演到妈妈的角色。

  合作对手方面,嘉欣很感谢司棋姐(李司棋)及盖鸣晖,大家因为合作《水髮胭脂》认识,她说:“她们锡到我㶶,现在我们不时食饭见面,也会以短讯互相问候。”

  化妆:Henry Li  髮型:Sue Cheung  鞋履:Rene Caovilla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