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简体站 > 报纸新闻 > 正文

记者直击/楼内兵荒马乱 有人收拾“逃亡”

2022-01-22 04:24:5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葵涌邨逸葵楼被围封前后,大公报记者全程在现场直击,日间大厦保安与平常无分别,并无警员或工作人员把守,居民可以自由进出,有居民质疑犹如无掩鸡笼。大厦内谣言满天飞,有消息流传将围封三日,也有说围封五日,是否要检测也有不同版本的消息传出,有居民“大袋细袋走佬”,有居民赶到附近超市购买粮食,准备迎接围封日子。有独居婆婆形容大厦内“好乱,好似打仗咁”,居民人心惶惶,自己就“被点来点去”。

  “我一个人住,完全唔知乜嘢事,只係知道我下午起身时,门外面砰砰嘭嘭,一打开门,见到隔篱邻舍有人执紧嘢,有人话赶住落街做检测,话惊被传染咩病毒,总之好似打仗走难咁,个个人心惶惶。”独居在逸葵楼、满头白发不愿透露姓名的婆婆对大公报记者说。

  消息满天飞 不知可信谁

  婆婆说前晚(20日)一切如常,不料未够24小时后,竟出现兵荒马乱景象,“我问人发生乜事,有人话全幢楼围封三日,有人话五日,有人话唔做检测会捉去坐监,有人话要搬屋,有人话要去超市抢粮,我都唔知信边个。”

  婆婆于是下楼周围问人,但人人支吾以对,她走到大厦对面球场的采样站,见到球场内有百多人排队准备检测,却被职员要求走到近半公里外的其他采样站,“佢话做清洁,又话我哋大厦传染病毒高,但点解又要我哋走咁远做检测?”

  记者陪伴婆婆走到其他采样站,婆婆一边行,一边质疑政府指示不清楚,“如果我中咗病毒,已经传咗畀成条邨嘅人啦。”被问到是否担心感染,她爽快地说:“我有乜未见过?杀到嚟咪食,就係咁简单。”

  手停口停,谁人赔偿?

  在停车场公司上班的曾小姐,昨日清早六时半离开逸葵楼住所返工,出门时无人阻拦,昨日下午放工回家,见到大家人心惶惶,听闻有可能被围封多日,立即跑到附近超市买干粮,“如果有得搬,我都搬,但我无其他地方住,唯有留低。”她担心围封后不能返工,“我都唔知点算,要同老细请假,但我哋做散工嘅,手停口停,咪即係无咗几日收入?有无人可以赔偿损失?”

  家庭主妇邱女士下午趁围封前赶回屋邨,匆忙到超市、街市购买干粮、豆腐及菜等食物。“围封五日,唔畀离开屋企,梗係要买多啲食物储粮。”她与15岁读中学的女儿、四岁读幼稚园的儿子住在逸葵楼。

  “大厦卫生情况不差,清洁工有定时定候清洁升降机按钮、扶手等。”她最不满是街坊的卫生意识低,“好多长者经常喺公园唔戴口罩行行企企,周围吐痰,我觉得佢哋最容易传播病毒。”

  邱女士说,大厦有少数族裔人士居住,主要是巴裔家庭,“我知道今次係因为巴裔夫妇将病毒传开,但我唔识佢哋,亦唔知边个,但见佢哋经常将口罩拉到嘴边,怀疑因而播毒。”

  大公报记者方学明、黄山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