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香港:“吊颈岭”传说

  各位听众晚上好,欢迎收听今天的晚安香港,我是魏巍。昨天,我们乘坐将军澳线抵达油塘,到香港最有名的海鲜饕餮地--鲤鱼门逛了一圈,今天我们要继续前行去往调(tiao)景岭。调景岭站是将军澳线的中途站,也是观塘线位于新界的唯一一个车站,于2002年正式启用。关于这个车站,很多人一度对于它的读音是"tiao景岭"还是"diao景岭"争论不休。其实,解决这个争议,只需要了解一个关于"吊颈岭"的故事。

  1905年,一个名叫伦尼的加拿大籍退休公务官来到九龙西贡区一个半圆形海湾。这片海湾规圆如镜、平静无波,当地的渔民们称之为"照镜环",陆上山岗则叫做"照镜岭"。伦尼对这片风景一见倾心,便就地投资兴建了一间面粉厂,起名"伦尼磨坊"。好景不长,由于面粉厂经营成本过高而面粉产出质量不佳,1908年宣布倒闭。受不了自己用全部家当付出的事业就这样不了了之,心高气傲的伦尼在几日后选择在此上吊自尽。从此之后,照镜岭便被人们称为"吊颈岭"。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共两党爆发内战,国民党军队溃不成军,大批战败和受伤的国民党军人往南方逃亡,最后流落在香港。当时,香港只有东华医院本着救济灾难的宗旨,准予国民党人员登记编入难民部,使那些"难民"暂时有了一个栖身之所。后来由于人数越来越多,成群结队的国民党军政人员在香港街头游荡,与香港当地居民产生了不少冲突事件。港英政府为安定社会秩序和整顿市容,将那些被视为难民的国民党人员及其家属送往吊颈岭,让其自生自灭。随后,港英政府又取"吊颈岭"的谐音,改称"调景岭",意喻"调整景况"。

  调景岭收容了一万多名国民党军政人士及其家属。这些人把调景岭当作"反攻大陆"的基地,把各类型的轻重武器埋藏在树林里,平日过着艰苦的生活,等待去台湾或"反攻大陆"的命令。后来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台湾由"反攻大陆"转为"牵制大陆发展",那些忠心耿耿留守在港、等待回台湾或"反攻大陆"命令的大部分国民党军人尽被弃用。

  调景岭位置偏僻,自成一角,对外的交通工具只有前往筲箕湾的渡轮。后来随着居民出外打工及开始山寨式手工,生活渐渐改善,并形成倚山而建,横区而治的独特社区,村民自设治安队巡逻,守望相助。1997年以前,调景岭具有很浓厚的政治色彩,岭内各学校于每年10月10日都会放假及全村举行仪式纪念国民政府成立,并长年挂起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在香港主权即将移交的1995年,根据将军澳新市镇的发展规划,港英政府宣布清拆调景岭寮屋区,打破了居民们自成一体的生活方式。居民们在政府的赔偿下,被迁徙至其他地区,当中很多人都迁进了将军澳厚德邨。不过,直到现在,住进公屋高楼的旧调景岭居民,还跟从前一样,用自己的方式继续过着守望相助的生活。

  好了,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全部内容。编辑吴迪、剪辑徐上杰,感谢您的收听。晚安香港,香港晚安。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