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李牧真冤

2018-07-11 03:16:54大公报 作者:白头翁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战国名将李牧\资料图片

整理旧物,翻出几张老照片来,让我端详良久。那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和友人在山西雁门关外李牧祠堂外的留影。远处能清晰看见雁门关那高大破旧的门楼,残缺但雄风犹在的古城墙。

李牧祠堂已几乎蕩然无存了。地面上没有什麼建筑了,只留下原来大殿铺地的一方方石板和垫房柱用的圆圆的基石,但大殿通往外面却完整地保存着六块巨大青石作就的台阶,台阶外矗立着一根笔直的石柱旗杆,高高的石柱旗杆足有七八米高,仰望直耸蓝天,可以想像当年李牧祠堂的威武气势。遗址上尚存十几块断裂的石碑,我们费了好大劲才看明白这些文告。李牧祠堂最早建成在西汉汉武帝年间,为了纪念李牧打败匈奴,稳定边疆,鼓励民生。後多次被破坏,又经多次重修,最後也是最彻底焚毁的一次是在明朝末年,一说是雁门关外的瓦剌人入侵後烧的,一说是李自成的农民军一把火烧的。现在遗址上尚存几株长相十分古怪的老松,据当地放羊的老汉说,以前李牧祠堂周围皆是大树,松柏成林,後来阎锡山的队伍、日本人的军队都在这儿驻紮,把树都砍了烧了。放羊的老汉都知道李牧是古代的大将,常胜将军。他在,边防无恙,老百姓得安宁得幸福,老百姓愿意把他当神仙一样供着。

李牧可能是战国时期最能打仗、军事素质最高的常胜将军。司马迁说:李牧者,赵之北边良将也。赵之北边和匈奴相临,那时匈奴人强马壮,草肥民悍,常常侵边扰民。李牧戍边,先是屯边坚守,避其锋芒,後则积极备战,有谋有勇。司马迁是这样描述李牧作战的,说“匈奴小入佯北不胜”,麻醉敌人,以败为计,诱敌深入,一举聚歼。果然,“单于闻之,大率众而入”。这时候彰显李牧的军事才能,“李牧多为奇陈,张左右翼击之,大破杀匈奴十馀万骑”。一役杀得匈奴元气大伤,精锐尽失,单于逃走,边患解除,“其後十馀岁,匈奴不敢近赵边城”。中国自修长城以来,跨数十个朝代,从未安定过边域,有的时候已是朝廷大患,有的时候兵锋直指皇城,有的时候甚至改朝换代。讲几百年间出了一个李牧不过分,他仅仅依靠有限的人力、物力,一战定边疆,十几年“匈奴不敢近赵边城”,查遍历史未见第二人。

李牧不仅仅对外战(灭匈奴)英雄,内战(诸侯国之间)亦英雄,亦常胜,亦不败,“攻燕,拔武遂、方城”。李牧调防以後,秦国的军队杀过来,“破杀赵将扈辄於武遂,斩首十万”,秦国的军队一路杀过来,不但把李牧从燕国手中夺过来的武遂夺过去,还斩首赵军十万,杀了赵军的统帅,那时候被杀十万军队,赵之小国其惨败之况可以想像。赵国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就在这事关国家命运的时刻,李牧又回来了,为大将军。《史记》中未详记李牧是怎样率领一支刚刚大败的军队,刚刚被秦国斩杀十万之众的军队去战鬥的,但讲一句已足矣,司马迁言:“大破秦军,走秦将桓齮。”司马迁用大破秦军,可见秦军败之狼狈,败之惨状。那个曾经率秦虎狼之师的桓齮,就是斩首赵军十万,斩杀赵将扈辄的秦军之将,也大败而逃。李牧胜利来之不易,以弱军、败军大破强秦的胜利之师。封他为武安君,理所应当。过了三年秦国的军队又去攻打赵国的番吾。李牧领军应战又破秦军,短短的四年间两破强大的能征善战的秦国之军实为不易。李牧还担负着南拒韩、魏之责,说李牧是赵国的“长城”应该不为过。

因此在赵王迁七年,秦国再攻赵时,秦国在屡屡失败中学聪明了,他们不再和李牧在战场上较量而是採用更加阴险的一手──找小人。找到了赵国的小人奸臣叫郭开,重贿郭开,让郭开发挥他小人的能耐。小人果然厉害,匈奴、秦、燕、韩、魏都没能在战场上做到的,郭开在阴谋诡计中完成,“赵使人微捕得李牧,斩之”。可怜,可惜,可悲,可叹!一代军事天才就这样白白葬送在郭开这样的小人手中。郭开毁了赵国“长城”,秦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立马虏赵王灭赵。被司马迁称为“赵之良将”的廉颇也是毁在这小子手裏的。廉颇留在历史上的两件事,一件是负荆请罪,知错必改,做得大气;一件是廉颇想为赵国建功立业,虽老但仍披挂上阵,自我推荐。辛弃疾曾在《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一词中喟然长叹:“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这已成为古今名典。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廉颇为了要使赵王的使者在赵王面前推荐自己,就“一饭斗米,肉十斤,披甲上马,以示尚可用”。廉颇不服老,因为他确实不老,能一顿饭吃下一斗米,吃进十斤肉的人,谁能言其老?况且还能披甲上马,带兵打仗,老将军也。如果是那样,赵国还不至於早亡。但坏就坏在小人手裏,坏就坏在有郭开这样的小人。郭开拿重金贿赂赵王的使者,编出了有真有假的谗言,因此赵王的使者见到赵王後报告说:“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小人坏就坏在能把谗言说成美言,能把假话说成真话,让你不信不行,非信不可。虽然廉颇一饭斗米,肉十斤,尚善饭,确定能吃,但能吃不能幹,能吃不能上阵矣。何以见得?和我坐了一会儿就上了三次茅房,这样的人能委以三军吗?赵王不知郭开已经在其中做了手脚,上了“眼藥”,以为廉颇老矣,遂不用。廉颇因此鬱闷而终。

小人真厉害,小人真阴险,万里长城竟毁於小人之手。但历史证明小人要防,小人又难防,关键时刻往往是小人得志得宠,小人得信。小人有小人之术,区区几个字,但针针都扎在要命的命脉上,言李牧谋反,让李牧死於非命,言廉颇无用不过十八个字,就置廉颇鬱闷客死魏国。两位将军戎马征战一生,战功无数,竟栽在小人身上。撞见鬼都行,千万不要遇见郭开这样的小人。小人难缠,比鬼难缠。

责任编辑:takung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