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犬的灵性与忠诚/言 青

2018-07-12 03:16:55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和先生每天在院裏散步,经常看到前楼一位老者牵着他的爱犬也在散步。有时我们走到院子西头牡丹园中的长椅上休息,老者也牵着狗走到这裏和我们搭讪,人多时还让他的爱犬表演一番。这犬是一隻大狗,黑白毛相间,身体匀称,总是昂首挺胸,显得威武雄壮,又有几分漂亮。主人一声令下:“上!”牠那矫健的身体一窜就窜到石桌上,“坐!”牠就乖乖地卧下,“下!”牠毫不犹豫地窜下来,每每博得大家的掌声。

  但最近已有小半年了,没见老者牵着狗出来散步。前几天我们又来到牡丹园休息,忽见老者从前面蹒跚着走来,身体精神都不如前。我们让他坐下,关心地问起他身体情况,他说:“我倒没什麼,老伴儿因病卧床十年,两个月前走了。说也奇怪,那大狗,我养了牠十年,自打老伴儿离世,牠也一病不起,前几日,到另一个世界找我老伴儿去了,十年後他们一起走了。”说着,眼泪簌簌地流下来。

  我们听了又惊奇又难过。老者说:“这狗又有灵性又很忠诚,牠来到这世界就像专门来陪我老伴儿一样。”老者失去陪伴一生的老伴儿,又失去养了十年的爱犬,他心中的滋味我们真不知用什麼言语来安慰他。

  这让我想起我们的老师季羨林教授的散文集中有一篇文章,题目是《一条老狗》。写的是他六岁离开母亲,从山东老家到济南投奔叔父,上了小学、中学、直到大学,这期间,他只回过老家三四次。直到大二,忽接母病危的电报,他急忙回到老家,母亲已过世,他悲痛欲绝。那时老家的破屋家徒四壁,已没有一个亲人,只有篱笆门外静卧着的一条老狗。

  狗见到他并不感到陌生,好像知道他是这家的少主人,不叫也不咬,总是衝他摇摇尾巴,表示亲昵。办完母亲的丧事,离家的那一天,他看见老狗仍然卧在篱笆门口,牠似乎预感到少主人要走了,牠站了起来,走到少主人跟前,在他的腿上蹭来蹭去,对着他直摇尾巴。他一下子泪流满面,知道这是和牠的永别,一下子抱住了牠的头,亲了亲牠,然後一步三回头,离开了破屋,老狗依然卧在篱笆门口……

  季老写这篇文章时已经九十岁,他说:“来日苦短了,等到我离开这个世界後,我会在天上或者地下什麼地方与母亲相会,趴在她脚下的仍然是这一条老狗。”

  写到此,我已经为前一位老者的狗和季老的这一条老狗泪流满面。忽又想起四十多年前,上世纪七十年代吧,我们在我国驻朝鲜使馆工作时,使馆养了一条黄毛狗,不算太大,给牠起名叫“小黄”,养的时间长了,牠就和使馆的人非常友好亲昵,但对外来人可不客气,无论对朝鲜人还是西方人,牠都狂叫不停,甚至上去扑咬。使馆採取了多种措施皆无效果,最後只好捨弃牠,用车把牠放到平壤郊外很远的地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三天之後,传达室老李清早开大门时,一眼看见小黄窜了进来,老李一把抱住牠,看牠耷拉着脑袋无力的样子,问牠怎麼找回家的,牠怎会回答?老李边抚摸着牠边流泪,赶紧餵牠吃喝,从此我们再也捨不得扔掉牠了。

  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中国古代有许多关於义犬的故事,如义犬救主,义犬申冤,义犬报恩,神犬驱邪等等。我是不爱养宠物的,也不太喜欢动物,但狗对人类的忠诚,往往使我感动万分,牠有时甚至胜过人与人之间的关係。

责任编辑:takung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