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不争气的小店\李靖

2018-11-08 03:16:4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当城市被大财团蚕食至见骨之时,支援小店开始成为城市保育与发展的重要命题。无论发声之人是为了个人喜好或利益,抑或真心替城市未来担忧,小店珍贵的存在价值也毋庸置疑。在竞争洪流中,小店以大财团难以真实拥有的人情味与灵活性逆流而上。然而,凡事也有例外,早几天我竟遇上一家令人失望透顶的小店,分不清它是没心还是没力做好,只好大叹倒楣。

  晚上十一时,我下班后走进旺角一间旧式粥店。店内选择甚多,除了必备的粥品和蒸肠粉,还有点心、汤饭与小吃等。宵夜时分尚算热闹,我跟一位遊客及她的大包小包拼桌而坐,一坐下却发现四周陷入混乱。一名约四五十岁的店员正为邻桌客人计算消费总额,但她不记得那六人点了什麼,也不能透过桌上的碗碟分辨价钱,只能半猜、半听客人说,再缓慢地运算,双方也在怀疑对方弄错或不诚实。好不容易等到她完成这道繁複的数学题,她突然又下定决心要为另外几桌结算。我这个还未落单的客人就唯有等,坐在我对面、已点菜但未有食物的遊客也一样。其后,遊客眼明手快逮到追单机会,店员听完就漠视我走开了,我又是等待。旁边那六人离开,店员指他们未付钱,他们却坚持已付了,店员不情不愿地看着他们走,完全没办法查证。我千辛万苦点了鹹肉糉和鲜虾肠粉,转头只听见店员向厨房大叫“虾肠”,我担心要到端午节才吃到糉,忍不住提醒她一声,但落得被责怪的下场:“你刚刚才点菜,等等吧!”我不是催促,是怕你又漏单!我开始心烦意乱时,店员叫我转到另一张桌子,说不用坐得太挤迫,总算有少许照顾客人的心。

  无奈这时出现了一名奇怪男子,虽然他与粥店的服务没太大关係,但他与店员及老闆的异常互动,无疑令我更心烦,甚至怀疑自己情绪智商暴跌。他不停追问本来已经乱得一头烟的店员:“你们有没有醃东西?”店员莫名其妙,只好多次回答:“我听不懂你说什麼。”“你懂白话就别用潮州话考老人家。”我不太肯定那男子说什麼,但亦肯定他不是说潮州话。他无端指那儿是潮州店,应该有醃濑尿虾、醃蚬等食物,店员回答没有濑尿虾。老闆亲自出马,叫他吃潮州粉果,他不愿意,扰攘一轮才坐下来吃桌上的艇仔粥。他与朋友离开时,拿着两瓶啤酒再次跟店员乱说一番,大概是喝醉了,可是外表正常得很,没脸红,没跌跌撞撞,朋友也没拉住他,也许知道拉不住。

  把话题扯回来,我的鹹肉糉和鲜虾肠粉到了,鹹肉糉没特别,肠粉样子醜醜的,证明不是冷冰冰的机器製造,吃下去也算嫩滑。鲜虾比一般的大差不多一倍,很爽口,但味道……好像有点怪。我说不出是什麼问题,不是酸,不是苦,不是未熟透,就是怪。四隻虾,我吃了三隻,终於停下来。当晚凌晨三时,我呕吐了,还好没大碍,仅能怪自己怎麼“神推鬼㧬”进了那店?它地点选得好,即使附近居民不来,还有络绎不绝的遊客。而我则首次希望一家小店消失,总不能服务和食物都欠佳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