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暴雨的传说/徐海娜

2018-11-14 03:17:1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下午,放学时分,阴云密布,雷声阵阵。你终於赶在倾盆大雨来临之前回家了,因雨,课后篮球队的活动取消,你闷闷不乐。你说,“这真是一个Bad day,连天空都哭了!”过了一会儿,你说,“妈妈,就是周三的半夜!”我说,“不是周四凌晨吗?”连时间都不确定,因为还没有被公布,那个噩耗的时间。

  接下来都是暴雨的传说。同住的舍友拉住他一次,可是睡着了以后,没有人再拉住他。我想像着画了一片枯叶,从远远的天空飘落下来,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上。而他沉重地摔在了水泥地上,从十五层楼高的地方。天空一片滂沱,大地也不成形状,全部模糊在同学们的瞳仁裏。他还不到十二岁啊!他离我们的生活曾那麼近,如今那麼远,这个故事一点儿都不真实。

  传说他总是笑靥盈盈,调皮可爱,认识他的人都说这不可能。传说他曾经在寄宿处捱过耳光,认识他的人都因此愤怒。传说他攒了很久的钱,给自己买了一部新手机,又被舍监摔坏。传说他打电话给父母捱了骂……所有的都是暴雨中的传说,没有人知道细节。唯一能了解的事实只有内心的痛。痛苦在深夜汇聚成了一首小诗:《暴雨的传说》。

  滑过你的脸的手,

  还有余风。

  破碎了一地的呀!

  你的知交。

  传说中的笑靥,

  和那些破茧的努力,

  都在发酵。

  咕嘟咕嘟,

  气衝云天。

  听!

  孩子说,天空哭了!

  你们要,

  深呼吸。

  听!

  孩子说,天空哭了!

  你们要,

  守住爱的人。

  有人说,现在的孩子太脆弱,没有一点抗压能力。我忍不住愤怒,“你如何知道他们承受了怎样的压力?你如何知道他们出事之前经过怎样的艰难抉择?”有人说,这样的事情哪裏都有。第二天早上起来看新闻,果然又有了,有报道说“西安十五岁初中生被老师强行理光头,十天后跳楼身亡”。

  点起蜡烛来缅怀早逝的生命的时候,我在想,当“没有责罚和羞辱的教育”成为所有人的共识的时候,这样的事情应该会减少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