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是日大雪\潘越

2018-12-07 03:18:0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知道,此时的香港仍旧是二十度左右的气温,并没有任何“大雪”的氛围,相较之下,满街羽绒服的北方就显得应景得多了。大雪是农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一个节气,冬季的第三个节气,标志着仲冬时节的正式开始。

  古人将“五天”称为“一候”,“三候”为一个节气,所以一个节气又被称为“三候”。大雪时节所分的三候为:“一候鹖鴠不鸣;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同时,在北方,历来都有“小雪醃菜,大雪醃肉”之说,这个时候正好做腊肉香肠。

  要做腊肉香肠就免不了杀猪。听家裏的老人说,在物质条件并不富足的年代裏,一年到头,最大的梦想就是杀一整隻猪过年。如今,自然是不同的了,但对北方人来说,杀猪饭依旧是冬日裏的一桌大菜─我喜欢烘血旺,也喜欢白米豆炖蹄膀,更喜欢大家一起吃吃喝喝的氛围,室外的飞雪也衬得这氛围更加温暖且温馨。

  在老家,依旧保持着冬日杀猪的习惯,大约算是一种生活富足的象征吧。杀猪的次日,够一家人忙碌的。需要醃腊肉,装香肠,打理零零碎碎的下水和猪蹄之类,但也开启冬日裏的好日子,意味着顿顿保油荤。

  其实,做腊肉是比较麻烦的。要拿着大块肉在锅裏反覆揉搓,直至肉上都均匀沾上盐;上盐的猪肉,放在大缸裏静止两三天;传统的做法裏还得上山砍些柏树枝、捡些乾松针以作熏料……工序之繁琐,不得不让人感叹中华美食之博大精深。刚做好的腊肉,油亮亮的每一寸都散发出迷人的食欲,然后将腊肉挂在厨房的樑上,又通风又便於来来往往的人看到,这大约是田野乡间最樸实的显摆吧。

  我喜欢吃蒜苗腊肉、豌豆尖腊肉,再一碗清水煮抱儿菜,这世界还有什麼不能原谅呢?生活中的物质条件越来越好,腊肉也渐渐失去本来仪式感,得到的越多却感觉拥有的在变少,人们似乎再难从日益膨胀的物欲中寻求到满足,此刻的反璞归真,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大雪过后,浓冬来临,随时随地都觉得冷飕飕,这时成都大街小巷都挂满腊肉香肠。红油菜薹炒腊肉还不错,腊排骨炖青菜头也好吃,腊肉香肠简单煮了切片摆盘也都令人好回味。

  都说大雪时节,最应景的诗句是“万山凋敝黯无华,四面嘶鸣晃树杈。白雪欲求吟咏句,穿枝掠院演梅花。”而我却认为,切一盘腊肉,温一壶白酒,诵一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才是这大雪时节裏的一大乐事。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