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腊味.腊酒.腊八粥/李丹崖

2019-01-13 03:17:4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北风一吹,飒飒飘雪时,腊味早已经在人家的窗台上出现了。灌一两根腊肠,醃製两块腊肉,在铁架子上,挂满了各色腊味,这是另一重意义上的硕果纍纍。旧时,谁家窗台上、屋簷下的腊味越多,就证明谁家日子过得越殷实。

  把“饮食”和“殷实”拉郎配,这一直以来都是人们乐此不疲的事情。

  有了腊味,没有美酒怎麼可以呢?在宋朝,每每进入腊月,人们就开始从轱辘井裏汲水,用粮囤裏的高粱、米、麦,再配上一些窖藏的葡萄一起,酿製腊酒。腊酒必须在腊月酿製,否则,没有雪的清冽,也没有腊月裏富足日子的酣畅感。腊酒浑浊,甘醇,和别的酒不同。在宋朝,腊酒是农家的最高酒品,陆游在自己的诗作《遊山西村》裏有这样的句子:“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何必要讥笑农家的腊酒浑浊呢?这就是农家最好的美酒了,何况还有专门为了招待你,而拿出来的鸡鱼肉蛋。紧接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多好的乡村图景?淳樸的乡民,拄着枴杖,翘首在村口凝望的老者,鸡犬相闻的腊月乡村,一杯腊酒飘香,简直堪称桃源。

  古人喜饮酒,在诗作中也多洋溢着酣畅的酒气。宋朝的王谠在《唐语林.补遗二》裏这样感慨:“奔走权门,所不忍视,腊酒一壶,能共醉否?”在权门之间奔走,看多了不该看的,不忍直视,这时候,还是藉着一杯腊酒遮掩颜面,寻找那个可以共醉的人。一杯腊酒,成了诗人破帽遮颜过闹市的最好“障眼法”和可以自下的“台阶”了。

  腊酒何其香,更不能让人忘怀的是腊八粥的醇厚与酣畅。

  腊八粥是古人蜡祭的供品。蜡祭由来已久,在《礼记》中都有记载,那时候,古人在腊月裏总算閒了下来,到山野打猎之后,用以祭奠自己的祖先,除了牺牲贡品,还要有一碗融会了五穀的腊八粥。

  腊八粥用什麼做的呢?恐怕南北又各有不同。在《燕京岁时记.腊八粥》中记载:“腊八粥者,用黄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栗子、红江豆、去皮枣泥等,开水煮熟,外用染红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松子及白糖、红糖、琐琐葡萄,以作点染。”当然,这在我看来是外乡人的做法,在安徽,腊八粥多半是鹹的,被放入了炒製的豆丁、牛肉粒,被称之为“马虎熊”,被放入了胡椒,喝来,不仅美味,而且周身热气运行,最能禦寒。

  民谚有云:“吃了腊八饭,就把年来办。”过了腊八,年的列车就轰轰烈烈地开过来了,空气中开始洋溢着团圆的味道,这时候,腊味上桌,腊酒在杯,许久不见的亲朋相聚,推杯换盏,共叙家常,共话情谊,这才是一年中最休养生息的韶华。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