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柏林电影节/余 逾

2019-02-23 03:18: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柏林电影节的主要主办场地就在我每天都要路过的阿卡顿购物广场和索尼中心,就这样,我看着一块一块的红地毯铺起来,又看着一幅一幅的海报贴出来,以及一个个购票小屋、信息手册书架、纪念品中心、实况直播电视以及沙发,一切都有条不紊地準备着。

  我想我已经过了“追星”的年纪,所以也完全没有考虑在柏林二月的寒风中去等待走红毯的电影明星。显然,大部分的柏林人更关心上映的电影。

  售票开始的前一天,我看到在实况转播电视面前的沙发上,三三两两坐着的人们,看上去有夫妻,有情侣,有好友,都在认真地翻看着厚厚的《柏林电影节指南》,一个人翻看,另一个还拿着手机或者纸和笔记录。

  原本期望着在网上完成所有订票的我,在网络正式开放售票的前几分鐘便已发现很多想看的场次已经完全售罄。我想起现场购票和网络购票是分开的系统,於是我和先生急急忙忙地跑去阿卡顿购物中心现场购票。

  网络购票和现场购票开放的时间是一样的,所以来到阿卡顿购物中心时现场购票刚开始不到半个小时。每个购票小屋面前已排着几十号人,最前面的人们显然是一早就在这裏,而且他们早有準备地带着便携收缩座椅,不慌不忙地坐在那裏一边等一边翻看电影节的各种杂志和广告。

  看着队伍还长,先生在那裏排着队,我就到购物中心二楼走了一圈看看这个柏林电影节主要场地的全景。红色的条幅和那个简笔画的吉祥物熊,以及红色的地毯,便没有再多的装饰了。这裏也并没有音乐,连实况直播的电视音量也调到了最小,而在几个购票小屋面前排队的上百号人也没有太多的声音,最多也就是人们小声的窃窃私语。一切都静悄悄地,慢慢地,在进行着。

  我回到队伍中和先生一起浏览《柏林电影节指南》上的四百多部电影名单,除了相对比较熟悉中国和美国的电影导演和演员,以及媒体热度较高的一些影片,对於来自其他国家特别是一些小众影片,我们并没有太多的关注。

  身后热心的德国老太太见我们前前后后把这本电影指南翻了几遍,笑咪咪地凑上来跟我们閒聊。她指了指我们用红笔圈上的那些电影场次,耸耸肩告诉我们:“那些都是热度最高的场次,你看购票屏幕显示已经都没票了。”然后又指了指几部中国电影,“我们都很喜欢中国电影,所以你看,也都没票了。”

  我们望着手中这本大部分是德语的《柏林电影节指南》有些失望,老太太拍拍我的肩:“来,我给你推荐一下。”

  於是,在后面接近两个小时的排队时间中,老太太把电影节上映的电影如数家珍地跟我们讲了一遍。从波兰导演到巴西演员,从文艺片到纪录片,老太太简直就是个电影百科全书。

  “柏林电影节就是我们看电影的节日。”老太太精神奕奕,“因为这个电影节,很多柏林人从小到大能够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很幸运。所以柏林人喜欢的,是整个世界。”

  在柏林人眼裏,这被称之为“平民”的柏林电影节只关乎於电影,与颁奖典礼,与明星,与红地毯,无关。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