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柏林漫言/韭菜/余 逾

2019-06-08 03:02:4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最近天气真好,下个周末我们约一下一起去郊遊如何?”

  约我的是中国女生卡罗兰,她是我在柏林新认识的朋友。十年前她跟着德国人先生从上海搬来柏林,她总是笑称自己也算是个“老柏林”。

  “好呀!我们家两个小朋友可盼着春遊了!”我很高兴地一口答应了。

  “我们还可以顺便去摘点韭菜。”

  “韭菜?我没听错吧?春遊不都是摘草莓蓝莓水果之类的么?”

  “哈哈!我们柏林‘流行’摘韭菜,周边公园到处都是。”

  韭菜对於中国长大的我并不陌生,韭菜猪肉饺子,韭菜盒子,鸡蛋炒韭菜,都是时常吃到的食物。然而韭菜对於西餐意味着什麼,那天卡罗兰的德国人先生马丁给我全面的“科普”了一下。

  在德语裏,这种野生的韭菜有个另外的名字,叫做“野蒜”。如果直译,準确的来讲是“熊的韭菜”。这是因为韭菜是熊很喜欢的食物。虽然熊和野猪这些野生动物喜欢吃,但是韭菜对狗和猫是有毒的,所以为了安全起见,马丁他们一家这次并没有把他们的宠物狗“黄油”带出来春遊。

  只要是气候湿润的地区,德国有很多城市周边甚至市中心的公园,都会生长韭菜。在斯图加特和法兰克福中间的一个叫做Eberbach的小镇自称为是“韭菜小镇”,每年还会举行一个韭菜节日。

  德国还有有关韭菜的“官方指南”,实时报告各处韭菜成熟情况、採摘情况和採摘方法。只要不是私人种植的园地,在野外割来的韭菜自己食用而不是买卖是被允许的,并且“官方指南”说最好避免把根拔掉,便於还能再生长。

  而且,并不是德国才盛产韭菜,瑞士也有。瑞士的牛吃了韭菜以后的牛奶製成的奶酪还会散发出韭菜的香气,这还专门成为了一个奶酪品种。

  讲完这一段“硬科普”,马丁开始津津乐道他的“重点”了:

  “我太太给我做过韭菜馅儿的饺子、包子、饼什麼的,我们德国‘菜谱’上也有和中国菜类似的韭菜做法,比如说鸡蛋韭菜饼或者韭菜鲜汤,区别只是放不放芝士和黄油。”

  马丁不自觉地吞了下口水,继续说:“我们还有更多的做法!烤土豆或者做土豆沙拉我们可以放一下韭菜末作为调味;我们还会把韭菜和芝士等其他调料放在一起做成韭菜酱,抹麵包吃;还有一种夸克奶酪叫做韭菜夸克,也是因为加了韭菜酱提味;很多时候我们的韭菜都是打成汁,然后加在黄油裏,或者混在做麵包做意麵的麵粉裏,最后变成韭菜黄油、韭菜麵包和韭菜意麵。”

  我在脑海裏想像了一下绿色的黄油、绿色的麵包和绿色的意麵,然后又补充了一点韭菜味,觉得有一种“黑暗料理”的感觉。不管怎样,我打算这次把韭菜割回来,一定要和卡罗兰与马丁一家约个“韭菜盛宴”,让西式和中式的韭菜菜式较量一番。

  这在德国大肆茂盛生长的韭菜,也算是中西餐的“桥樑”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