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閒旅人/《青楼怨妇》超越道德审判/陈剑梅

2019-06-11 03:13: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今年法国五月艺术节放映一九六七年的法国电影《青楼怨妇》(Belle de Jour),此作为导演路易斯.布纽尔(Luis Buñuel)带来威尼斯影展金狮奖的荣耀。布纽尔就是超现实主义电影《一条安德鲁狗》(Un Chien Andalou)的导演,此作广为流传,一九二九年於巴黎上映后,连续放映八个月。

  二十年代与六十年代的观众分别很大。上世纪六十年代西方国家的核心家庭中都有电视机,大众传媒培养的观众,对电影的要求有所不同。例如,二十年代先锋派电影元素不再成为招徕。那麼为何布纽尔仍要将超现实主义元素放在《青楼怨妇》中呢?笔者认为如果这种元素用得其所,可以刺激观众思考,在当代商业电影市场上仍有价值。

  《青楼怨妇》中Séverine不满足於小康之家的贤妻角色,家有体贴的丈夫Pierre ,是著名的外科医生,她却在婚姻以外找寻刺激,在一间高级妓院当兼职妓女。於是,她的性幻想都得到满足。这个风流的人生却出现一个悲剧性的转捩点,她其中一位年轻的恩客,因爱而开枪射杀其夫,导致他失明及瘫痪。笔者感觉电影最有趣的地方,并非是充满超现实主义元素的梦境及幻想,而是电影结束时的开放式超现实结局。

  这对夫妻有位朋友是妓院的常客,因缘际会他对Séverine的秘密副业是知情的。电影结束前朋友在丈夫面前揭秘,结局是如何呢?刹那间,观众和电影同步,进行道德审判了。此时,电影用上了超现实主义的方法。

  电影结局让残废的丈夫从轮椅上站起来,风度翩翩地走向太太身旁,为她斟酒,潇洒不凡。此结局并非写实,而是其中一位剧中人物或导演的想像,内容超越道德审判,意想不到。就是说,不能人道的男人恢复能力;红杏出墙的女人得到原谅。大家认为这是一个男性的观点,还是一个女性的观点呢?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