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HK人与事/林曼叔:文评路漫漫/潘金英

2019-06-12 03:13:1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文学评论》主编林曼叔日前逝世/网络图片

  今年初春,当我高高兴兴向《文学评论》主编林曼叔先生交文稿及问候时,却惊悉坏消息:“敝刊未能获得资助,今年停办。大文自行处理,抱歉之至。”我即对曼叔先生说:“阁下有心有力办文学评论,文章有价,杂志质素高,如今失落资助,实读者之不幸!”事隔数月,六月三日惊闻曼叔先生因病逝世,噩耗实在太突然,太令人难过!

  在香港这个金融商业挂帅的社会,做文学难,做文学评论的工作更难,香港的评论园地缺乏,因为文学评论是一刀两面,不易讨好;在文类裏面可谓冷门,也不易为。文学作品没有读者不成,但徒有作家而无评论家也不行。林曼叔先生却义无反顾地在文评路上闯,他主编《文学评论》杂志,长路漫漫,他一直坚持默默开拓这荒径。我在一些文学活动的场合有缘认识到曼叔先生,十分佩服他对文学的热忱和幹劲。他对文学评论充满魄力,无论文学批评的处境如何艰难,他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他创作、书写评论,所策编的《文学评论》杂志,办得很具分量,当中常刊登学者各类文学评论和当今不同领域的研究,别有意义;也分析了内地、香港及台湾乃至世界文学的不同研究方向,为海内外文学人提供文评的交流平台,赢得文学界的喝彩和读者的尊敬。

  我和明珠与曼叔先生,结缘於一次香港作家联会的讲座和聚会,记得初识曼叔先生,见他风尘僕僕、头髮灰白,却是眉清目楚,思维清晰,快人快语,言语简洁有力。他笑对着我们说,怎麼不投稿来《文学评论》给我呢?然后从包裏掏出一份《文学评论》,热心鼓励我们投稿。我们身为后辈,但他对我们很客气及看重,多番叮嘱我们也多写点评论文字。我愧因事忙而一直少写,后终於投了一篇《评工人文学奖得奖佳作》的评论文章。发表后,曼叔先生寄稿费及《文学评论》给我,虽不常见面,我们也能从电子邮箱裏收到他的鼓励电邮,备受感动。他常鼓励我投稿到“我喜爱的香港文学作品”栏目,令我好生动力执笔,之后就又用心写了有关欣赏西西小说,韦娅诗歌,及评赏钱锺书《围城》的文章。我们细读林曼叔先生精心策编的《文学评论》,常有所得着及启发。

  我非常钦佩林曼叔前辈,他老当益壮,壮是壮志的壮,他有心整理文史资料,《文学评论》爱文学的精神令人感动。他不遗余力地约稿、整理及撰稿文评,有心有力而难得,很多宝贵的文学资料及研究资料,都可在《文学评论》中读到。他魄力惊人,在香港鲜有人有此能耐及心神,为他人整理文学资料及评析,让人肃然起敬。他手执一支停不了的笔,所写的文章深入浅出;所编选的评论专书就用作家名字命名,已出版了《何达评论集》、《黄庆云评论集》、《刘以鬯评论集》、《也斯评论集》等多本,从评论集的字裏行间,使人感到了编著者的写作散发出生命的热力,不禁共鸣及拜服。林曼叔前辈将一段段几乎被人遗忘的文坛历史披露於世,不但经常有意想不到的文学创意,也对不同名家作了高度凝练的总结和评价,对文学研究的贡献匪浅。

  当林曼叔先生编《何达评论集》时,曾询问我们关於曾编辑过“朗诵节怀念诗人何达”的事,我们随即遍寻手头上昔日有关诗人何达的手稿相片轶事资料。因事隔多年,很多东西已找不到,后来我们把手头找到的原稿、影印稿连同旧相片於当年暑假整理好,并交给曼叔和秀实跟进,在曼叔先生的努力下,终见《何达评论集》成书面世。他不遗余力地约稿、整理及撰稿文评,有心有力而难得,很多宝贵的文学资料及研究资料,都可在《文学评论》中读到整理评论集成书的过程艰巨,但他处事低调而用心,不求名利,浑忘了自己的年龄,面前彷彿是走不完的路,也盼望年轻人和他一起迈步。我相信对於林曼叔先生来说,只要肯为文坛献出心力,就没有办不到的事,由此可见其择善固执的坚持,实在感人。

  文学评论的长路漫漫,林曼叔先生已牵头努力,而今他离我们而去,令人深深惋惜、哀悼!

  我们永远怀念林曼叔先生。我衷心期盼有心人会接手提起他点的灯,继续一步一脚印,走文评这重要而艰辛的路。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