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柏林漫言/柏林的家乡麵/小 雪

2019-06-29 03:03:0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早就听说有位德国的四川女婿开了间四川麵馆,总算有机会去安慰一下我那思乡的胃了。

  那个周一上午,我一分不差地在开门时间十一点出现在店裏。我这才看清楚这个不大的店面竟然用了很多关於熊猫的装饰。菜单上有熊猫海报,水杯、盐罐、辣椒罐都是熊猫的模样。来自四川的美食,当然要让四川的大熊猫代言咯!

  菜单上是麵食为主,在国内常见的牛肉麵、炸酱麵、酸菜肉丝麵都是推荐菜式。也许是考虑到不吃辣的德国人,菜单上还有特意标註了“不辣”的香菇炖鸡麵。除了麵食,还有一看名字就很正宗的“红油抄手”。是的,在川渝地区,人们把馄饨叫作抄手。有的人也说,小个的叫馄饨,大个的叫抄手。不管怎样,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尝一尝了。

  “你好,我要这个五号,炸酱麵。”我用不大熟练的德语一边说一边指着菜单比划着“五”。

  “请问您要微辣、中辣还是特辣?”面前这位戴眼镜的德国人一口不算流利却足以吓我一跳的中文问我。

  “特辣吧,我是重庆人。”立刻转成中文,我回答也很乾脆。

  不一会儿麵端上来,从“卖相”上来看,几乎和在川渝吃到的炸酱麵差不多。我正要高高兴兴地準备动筷子,发现碗麵的边上有一勺子鲜红色的生椒。这个生椒在柏林的越南餐馆经常可以看到,通常我会放一点点在一种叫做Pho的汤麵裏泡几秒鐘,整碗汤麵都会非常的辣,然后我便会立刻把它捞起来扔掉。

  我想起了十分鐘前我信心十足地点“特辣”的场景。这不是我们四川的油辣椒,可不可以算是作弊?我悄悄地想,然后用勺子把这坨生椒几乎全部舀出来放在一边。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我这叫“秒怂”,也就是立马认输的意思。

  不用担心超级变态辣的生椒,这碗炸酱麵我吃得很开心,思乡病好了一大半。我这才有机会抬起头四周看看,发现周围已经挤满了人,排队点餐的,等着上菜的,到处排队找座位的,都是高高大大的德国人。

  看着他们,我觉得很有意思,怎麼感觉德国人进了四川麵馆就变成了四川人,而餐馆裏开始卖四川麵条,这挤挤闹闹的样子也像极回到了国内。而那些一边吃辣椒一边擦汗的人们,满脸通红的样子已经完全颠覆了德国人在我心中一直都很高冷的模样。

  我身边的两位显然是德国人当中能吃辣的佼佼者,他们吃完麵,还一口不剩地把碗裏的酱汁全拿勺子舀来吃了。我朝他们笑了笑,他们一边擦嘴一边说:“太好吃了!”

  食物真的是个好东西,跨越时间和地域,跨越国籍和语言,让身在异乡的人们,在哪裏都找得到家。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