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人与事\萤火虫之思\何 婕

2019-07-11 03:03:1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我居然能在城市见到萤火虫。

  我见到牠时,牠正在路灯下翩翩起舞。我无法想像自己当时有多惊讶,我可是在城市!可如今这裏飞入一隻与之格格不入的萤火虫!萤火虫似乎不受影响,依旧独自在路灯下翩翩起舞,牠是那麼静,那麼美。看着牠,我的思绪不由飘得很远很远,远到那个离城市千里之外的村莊──那个我曾经生活过的村莊。

  那个村莊很美,有大山,有小溪,有田野,有萤火虫。而那个村莊最美的时候是在夏天的晚上。

  那裏的夜空没有被城市的霓虹灯污染,呈现出一种深邃的黑和清澈的蓝。星星被随意地撒满夜空,组成不可思议的图案来装扮银河。此时村莊才刚刚醒来,村莊陆陆续续被抹上灯光。村民从白天的劳累中解脱出来,开始自己的休閒时光,纷纷到自家的院子或户外纳凉。此时的虫鸣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纷乱,却异常和谐地构成一支曲子。这一切都表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高度和谐。而萤火虫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我总觉得,萤火虫一定是来自天上的星星。牠们从星空飞向森林,然后飞过高山,飞过田野,飞过小溪,最终会聚这个村莊。萤火虫很美,在夜空的衬托下,在森林的衬托下,在田野的衬托下,牠显得那麼空灵,昭示着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和谐。

  看着萤火虫,我不由产生一个自私的念头──萤火虫属於星空,属於森林,属於田野,就为什麼不能属於我呢?一想到天亮后萤火虫就无迹可寻,我便下定决心──以爱之名,将萤火虫留在我身边。

  我去找来网罩追捕萤火虫,将捕捉到的萤火虫放在一个玻璃瓶裏。看着瓶裏的光不断密集,我就越来越高兴:这是我的萤火虫了,这是属於我的萤火虫了!而爷爷则在摇椅上无语地看着我,然后无奈地摇摇头。当我觉得差不多的时候,爷爷走到我身旁,怜悯地看着我说:“孩子,把牠们放了吧,你是留不住牠们的。”而我依旧沉迷在我收集的萤火虫中,对爷爷的话置之不理,爷爷则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

  才过了两天,爷爷的话如诅咒般开始验效了。萤火虫不仅没了先前的活跃,更是有一大片倒下了。我对此手足无措,竟然急哭了。爷爷见状后,并没有安慰我,只是将剩下的萤火虫放生郊外。然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孩子,都说了,你是留不住牠们的,因为牠们不属於我们。”

  后来,我就再也没有捉过任何动物,因为我相信爷爷所说的话:不属於我们的,我们都留不住。

  但我没有想到,多年以后,我竟然在城市裏又见到萤火虫──儘管牠来去匆匆,但牠依旧象征着夏季夜晚裏的宁静、美丽和自由。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