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闲旅人\剧场中的电影感\陈剑梅

2019-08-13 04:24:2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商天娥(右)饰大宅女主人,倪秉郎饰侦探\剧场空间供图

  剧场空间最近的《谋杀启事》,改编自Agatha Christie的侦探悬疑推理小说,虽然手法传统,可是导演巧妙地加插了一点电影感,妙笔生花,令人感觉趣味盎然。电影感这东西也是老旧的,理论上难於引发新鲜感。究竟什麼旧东西可以带来新意呢?为什麼呢?

  一般来说,观众在参与推理的过程,必先了解时间与空间的关係,才能一点一点地作出判断、推理和思考,这个过程叫快乐。世界主流电影包括香港的粤语“残片”,都有顺时结构的推理故事,因为这是当年的一种流行元素。可是如今电玩和IMAX雄霸娱乐事业感官刺激的世界,搬演传统的推理剧,该如何为观众提供新鲜的快感呢?

  世界当代剧场艺术,可能受后现代主义影响,也可能受后经典荷里活电影之影响,很多作品都会刻意建构断开甚或是碎片式的故事时间。这就是不顺序的意思,例如有些作品会插入“闪进”的片段然后立刻“闪回”;或逆向叙事而非倒叙,就是说真的把顺时的东西一点一点地逆向呈现,回到从前。

  剧场空间这一次轻轻一笔,骚扰了时空顺序的程式,给我惊喜了。剧情关於女主人公的大宅发生命案,更将有人毒发身亡,曾出现在大宅的所有人都有嫌疑。突然邻居送上蜜糖,从一个本来打不开的门进来,想把礼物放在大厅中央,就在此刻,枱灯灭掉了,故事时间断了。片刻,光恢复过来,观众重拾刚失去的视点,但有些视觉内容已经以光速的速度失去了,感觉似电影跳接的效果。邻居与蜜糖,已在大厅中央,究竟发生了什麼?这是引导观众思考的方法,有趣。

  此剧还有其他手段,都是刻意在生活的小节及閒角的身上着墨,目的不是分散观众的注意,而是要观众特别注意,似特写。这种手段给予观众更多推理的角度,製造悬疑气氛。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