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HK人与事/听谭咏麟的歌/陆小鹿

2019-08-17 04:24:1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有点后知后觉,上周看杭州朋友发的朋友圈,才知“谭校长”谭咏麟来内地举办“银河岁月四十载中国巡迴演唱会”了。

  朋友写:谭校长一九五○年出生,七十岁了(实足六十九岁),还这麼卖力,又唱又跳,满头大汗,直接看哭。

  我吓了一跳,谭校长已经七十岁了?看图片裏的他,穿着亮光闪闪的演出服,精气神还在,哪裏和七十岁搭上边?身边古稀老者,大多头髮花白,走路小小心心,谁还敢大蹦大跳,也不怕闪了腰?

  隔几天,朋友圈裏另一位资深歌迷热泪盈眶,买了前排高价票,带着好镜头相机,去拍永远二十五岁的青年──谭校长把演唱会开到了我老家南通。

  资深歌迷情深意切:“三十五年前我第一次听他的歌,从此再也没有停过。‘岁月无声消逝,讲一声真爱你……’我全部的青春记忆,无言感激,Alan Tam谭咏麟。”

  他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上世纪八十年代,伴随卡带收录机的流行,粤语歌风靡内地,谭咏麟、张国荣、陈慧娴、叶蒨文……谁没听过一两个这样的歌手,日子可说是白过。九十年代,卡拉OK兴起,在KTV裏唱一曲粤语歌成了时髦,我就是那时被会唱粤语歌的“鱼”追到手的。

  “鱼”请我去他学校玩。晚上,带我去学校的小礼堂。他举着话筒在烟雾缭绕裏唱《一生中最爱》,灯光迷离,目光烁烁,明明我听不懂粤语歌词,可是莫名脸颊就红了,心怦怦热烈跳起。心想,粤语歌怎麼这麼性感?好好听。

  我本来那时常听罗大佑的歌,受“鱼”的影响,开始转听粤语歌,跟着磁带鹦鹉学舌学粤语。爱上陈慧娴,翻来覆去学唱她的歌。那时正是最好的年纪,刚刚大学毕业,手头有大把可以挥霍的时光,最开心的恋爱活动是和“鱼”晚间去KTV同飙粤语歌。他唱《爱在深秋》,我唱《千千阕歌》;他唱《水中花》,我唱《飘雪》;他唱《难捨难分》,我唱《归来吧》……回忆到这裏,突然好想哭,想和杭州及南通的友人隔着微信握个手。岁月消逝了三十多载,可那些熟悉的旋律没有忘记,当耳畔重新响起,我们被心头萦绕的情怀感动了。一曲曲歌裏,藏着人生中最精彩的青春时光。

  那天看完演唱会,南通友人上传了一个视频。他在夜色裏独自开车回家,车内,大声放着谭校长的《无言感激》:“岁月无声消逝,欢呼中不会醉,得到了我会继续进取。信念藏於心内,感激暖暖热爱,即使我有泪笑着强忍……”

  看过他的视频后,我立刻去票务网站键入三个字:谭咏麟。查到这个秋天,“校长”还会去苏州巡迴演唱。我马上预订下两张票,深秋,我将和“鱼”一起去苏州。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