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HK人与事\家乡的冰米酒\陈 绮

2019-08-19 04:24:09大公报 作者:陈绮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冰米酒是南京的一种夏季甜味饮品\作者供图

记忆中,学生时代的夏天是必然伴随着冰酒酿的──对南京的中学生来说,天热的时候首选的校园饮品就是冰米酒。

那时,学校门口的一对老夫妇常年在一棵大树下驻扎,两张圆櫈,前面是一辆改造后的推车。车的肚膛里装着两个巨大的冰壶,上面是一只方形的玻璃柜,分两层,玻璃锃亮透明,放学后人多,排队时,伸伸脑袋就能看见里面有序地摆放着小碗、铁勺、吸管、豆沙和酒酿──是的,冰米酒并不是酒,而是一种用酒酿调制而成的甜味饮品而已。

老板从玻璃柜里抽出一只小碗,挖一勺酒酿,和一勺枣红色的豆沙,打开冰壶下方的龙头,冰糖水从龙头里汩汩地流出来,不出十秒,便装满了整碗。喝的时候,总是先把拌了酒酿和豆沙的糖水喝完,因为和老板熟悉,央求老板再添一碗冰糖水,第二碗的时候,才舍得把酒酿和豆沙一并吃完。

来买冰米酒的大多都是学生,老板端起一只空杯,另一只手在冰柜的水桶里舀一杯灌进去,省时省力,对于冰酒酿需求量很大的操场来说,效率很高。相比学校门口那家,这一家的味道实在算不上良心,喝起来完全不是糖水应该有的味道,而是像放了糖精一般,入口的后味略涩。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家的生意,傍晚的操场里和球场上,踢足球和打篮球的学生们一拨接着一拨,挥汗之后,喝一杯冰镇的米酒,那感觉像什么呢?《骆驼祥子》里说祥子大冬天里吃冻柿子:“一口下去,满嘴都是冰凌!扎牙根的凉,从口中慢慢凉到胸部,使他全身一颤。几口把它吃完,舌头有些麻木,心中舒服。”

多年前在《散文》杂志上看过苏州作家荆歌写自己年轻时代的往事。荆歌从常熟回老家震泽,临行前做工的师傅给了他两瓶桂花酒,嘱咐他带回去给父亲。荆歌坐在车子的后座,胸前抱着两只酒瓶,车子晃啊晃,桂花酒的香气氤氲出来,他忍不住把酒打开闻了闻,桂花酒散发出淡淡的甜香,结果,荆歌在路上喝完了整整一瓶桂花酒,等到了家,已经睡了一觉。

荆歌生于震泽,后来去常熟工作,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的青年时期。他和导演陆川是好友,陆川曾经想拍荆歌的小说《鸟巢》,荆歌特意叮嘱,请他一定去常熟看看。那里的生活片段,就像氤氲出来的桂花酒,青涩、美好,带着令人微醺的味道。

江南古镇的集市上有很多卖酒的店铺。格局大致相同,进门处是一个吧枱,放着帐本、计算器、几只摞起来的大碗和一个酒勺,旁边摆着几罎比较常见的酒,青梅酒、杨梅酒、低度米酒最受欢迎。吧枱后面常常放着一排巨大的酒柜,上面整齐地码放好一罎罎酿好的酒,用老式的罎子封装,瓶口或用蜡封上,或用麻布系绳捆好。酒铺里剩余的空间常常摆放了一些酿酒的工具和几个大大的酒缸,不仅宣传了当地的酿酒文化,顾客来了,也可以适当地打一些尝尝。

走在江南潮湿的石板路上,迎面飘来一个竹竿,上面挂着一个方旗,上书一个大大的“酒”字,这样的场景,倒是和《水浒传》里蒋门神的酒店有几分相似:

早见丁字路口一个大酒店,檐前立看望竿,上面挂着一个酒望子,写着四个大字道,“河阳风月”。转过来看时,门前一带绿油栏杆,插着两把销金旗,每把上五个金字,写道:“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去里面一字儿摆着三只大酒缸,半截埋在地里,缸里面各有大半缸酒。

无论是酿酒,还是做酒酿,在过去都讲究时令。过完年,二月初开始做酒酿,一直到立夏,天气渐渐炎热,才停止酿制。《吴郡岁华纪丽》中记载:“二月初旬,市人蒸糯米,制以麯药,造成酒酿,味甜逾蜜,色浮浅碧。担夫争投店肆贸贩,双櫑肩挑,吹螺唤卖,赶趁春场,巡行巷陌。儿童游客,投钱争买,解渴充肠,润其甘露。茶坊酒肆亦甆缸满聍,小杓分售,以供游衍,至立夏节方停酿造。俗亦称为酒娘,盖制成数日味老,酝为糟粕,即成白酒。”

在南京,吃得最多的除了糖芋苗,就是酒酿元宵。酒酿元宵就是冰米酒的浓稠版又加了小丸子,江南一带也是多见得,点缀一些糖桂花,颇有水乡的温柔气息。若是在秦淮小吃街上走上一遭,更能感受到这座南方城市的吃食韵味。

故乡的饮食,无论游子走到何处,都会在味蕾间产生着至深至远的影响,而这,我想大约就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影响之一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