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自由谈\说年龄\言 青

2019-08-20 04:24:1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年龄,对每个人来说,在每个成长阶段,内心都有自己的想法(除了婴幼儿)。记得小时候,总盼着快快长大,别人问我“几岁了?”我回答时总要在当时的年龄上加一两岁,显得自己长大了,懂事了。到了二十三四岁参加工作时,是单位裏最年轻的一批,那时我们以年轻为自豪,再也不想往年龄上加两岁了。看那些四十几岁、五十几岁的人,就认为他们老了。等到自己四五十岁了,又认为自己不老,那些六七十岁的人才算老。一位和我同龄的朋友说得好:“我们总是把老年的起点往后推移,以保持我们不老的纪录。”

  斗转星移,不知道什麼时候,我们忽然到了耄耋之年,真是不知“老之已至”!老,不知不觉地到来了。直到这时才承认自己真的老了,但其实有时内心并不那麼愿意承认,总觉得自己还不老。

  我和先生在燕达健康养护中心认识了不少新朋友,经常在一起散步聊天,自然地就互相问起:“您高寿啦?”对方答:“九十三啦!”我一面佩服对方的健康,一面心想:我再活十年才到她这个年龄,我还不老啊!不禁沾沾自喜。人家问我的年龄,我如实回答已到耄耋之年,对方说:“您可不像,看样子,也就是七十刚出头!”我虽然知道人家这是在宽慰我,但我心裏还是美滋滋的,心想:如果七十刚出头,再过十年才到我现在这个年龄,那我现在还不那麼老啊!

  老人不承认自己老是个普遍现象,也是人心理的一种反应,都期望自己身体健康,能多活几年。我们的老师、著名学者季羨林先生八十岁时写了《八十述怀》,文中说,他向无大志,包括年龄。他父母都没活过五十,所以他原定计劃是活到五十岁。“宛如一场春梦”,自己竟然活到了八十岁。他想起著名历史学家冯友兰曾说:“何止於米?相期以茶。”“米”是八十八岁,“茶”是一百零八岁。季老说,他没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先“相期以米”吧!

  季老到了九十岁时又写了一篇《九十述怀》,文中说,他自己也感到稀奇,竟然又活了十年,感觉到“活得太久了”,“活得太累了”,“想休息一下了”。但是他转而又说,他已经越过了“米”的阶段,下一步就是“相期以茶”了。他说,等到我十年后再写《百岁述怀》的时候,那就离“茶”不远了。令人痛心的是,季老没能等到“茶”,九十八岁驾鹤西归了。

  可见,人都是想长寿再长寿,但永远长寿是不可能的。我们对待年龄的态度也是一样,小时候总想多说两岁,老了就总想少说两岁,这也是人之常情吧?但不管是多说还是少说,多少岁还是多少岁,岁月是不留情的。

  那麼,我们应该怎麼办呢?一些长寿老人介绍经验说,他们每天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每天都忙忙碌碌,欢欢喜喜,以致忘了自己的年龄。正像季老说的:“爬格不知老已至,名利於我如浮云”。“爬格”是指写文章,八十岁到九十岁是他写作的高峰期,季老说他写作不是为了名利,特别是这个时期的写作完全是一种“惯性”,以致“不知老已至”。你看,每一天都忙忙碌碌,欢欢喜喜,把年龄都忘记了,你不想长寿,长寿也会找你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