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维港看云\记者盘查记者\郭一鸣

2019-08-23 04:24:1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内地记者陈晓前近日在港採访时遭受香港记者围攻\资料图片

  本周二下午警方记者会,焦点是近两个月前一名六旬汉疑在病房被虐打,警方拘捕涉案两名警员和一名前警员,但记者会结束时突然发生另一件事,一名内地女记者因拍摄记者会上其他同行,引发“卧底”疑云,在一众香港记者要求下,内地女记者出示一张卡片,显示其姓名为陈晓前,身份为“广东广播电视台香港办事处(记者站)站长”,视频所见,现场有多名男女大声要求该女记者“行前啲畀我哋影到张卡片”,又质疑卡片上没有她本人照片,要求其出示记者证,多把男女声音连番质问该女记者拍摄现场香港记者的照片要在哪裏发布?为何要将照片发上WeChat(微信)?究竟这些照片有什麼新闻价值?最后该女记者在警方协助下离开。广东广播电视台随后发表声明,确认陈晓前是该台驻香港记者站站长,对陈在正常採访时遭到部分香港记者围堵的不礼貌对待表示强烈谴责,“呼籲香港有关方面採取切实措施保护新闻记者应有的权益,营造一个公平、安全和稳定的新闻採访氛围。”

  当天晚上大公报记者打电话问我对这事有何评论,我强调没有看警方记者会的现场直播,仅凭现场视频了解相关情况,感觉非常不舒服,一群香港记者公然盘查一名内地女记者的身份,质问其採访动机和目的,做法很不正常。我认识的好几个广东新闻界同行,包括陈晓前任职的广东广播电视台的朋友,一直到深夜还在给我发微信,对事件感到非常不满,甚至愤怒:

  “香港记者有什麼权力盘查同行?太不知所谓了!”

  “不是新闻自由吗?怎麼轮到他们来审核身份?香港怎麼会变成这样?”

  “港媒对内地记者的敌意,不难揣度他们的倾向性,其报道的可信度自然大打折扣了”。

  还有一些更激烈的言论,我完全能够理解广东同行的心情。将心比心,香港不少媒体机构也有派驻内地的记者,如果香港记者遭到内地同行类似不礼貌对待,相信香港业界也会“敌忾同仇”。到了周三,全国记协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少数香港媒体记者粗暴侵犯记者正当採访权益行为,显然,事件已惊动北京。

  事情因陈晓前在记者会拍摄其他记者引起,“是不是两地记者採访文化不同引起误会?”有记者问我,的确内地和香港媒体採访文化有所不同,但关键不在这裏。香港记者採访官方新闻,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闭门的简报会(Briefing),通常是特首或主要官员主持,邀请传媒机构老总级或主管级人士出席,新闻处官员在简报会开始前先提醒各人必须遵守约定俗成的“规矩”:不拍照不录音录像,不引述提出问题的人士,报道内容以“政府消息人士”代替特首或其他官员。

  另一种是记者会,所有政府认可的传媒机构均可派记者出席,电子媒体通常会做现场直播,主持人和提问题记者都摄入镜头,从来没有问题,周二下午的警方记者会属於这种形式。实际上,自六月份修例风波之后,在特首或警方的记者会上都有现场提问的记者被摄入镜头,有一次某台女记者当面大叫特首“讲人话”的人像和画面就直播出街。那麼,陈晓前在记者会上拍其他记者,一些本地记者凭什麼对她盘查质问?

  其实,根本原因可能是有人心虚。多场记者会所见,一些记者摆明车马充当示威者代言人,将记者会变成示威抗议场合,正所谓自己知自己事,因此对被拍照十分敏感。上次一名香港中通社女记者就遭示威者围堵,加上现场一名香港电台记者“助纣为虐”,被迫当众销毁所拍照片,这次有些人见到拍照的陈晓前并非熟口熟面,便疑神疑鬼,再演恃众欺凌。这种恣意侵犯同业的採访自由、粗暴无礼的做法,实在令香港新闻界蒙羞。

  陈晓前在事发时表现不俗,当时现场气氛充满敌意,基本上无法拒绝对方的无理要求,她明显感受到压力但尚算淡定,从手袋中掏出一张名片,在旁的警务人员拿过去给众人“验证”,多名记者一拥而上用相机和手机争相拍摄陈晓前的名片。我很不理解,为何在场警方人员对这种明显无理要求无动於衷,甚至提供协助?香港记者当着警方的面盘查内地记者的身份,这种做法合适吗?

  众所周知,大部分香港传媒早已归边,客观公正的报道实属稀罕,这是香港新闻界的不幸,今时今日修例风波已经演变成一场空前的政治风暴,前线记者打工不易,各为其主亦见怪不怪,但既然身为记者,在新闻界打工,应该有起码的职业操守,包括对同行的相互尊重,退一步说,你打份工,人家也是打一份工啊。事情既已发生,如果有些人愿意承认行为过火伤害了内地同行,对当事人道一声歉,那不失为亡羊补牢,古人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