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闲话烟雨\列强的真实嘴脸\白头翁

2019-09-16 04:23:5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既是“半部清史写照”,就有荣有耻,直隶总督衙门经历了清王朝后半期的艰难屈辱、腐朽没落直至人亡政息。两次鸦片战争,一次八国联军进京城的浩劫和奇耻大辱,次次都印在总督部院府上,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大清王朝已是病入膏肓、气息奄奄、朝不虑夕。直隶地处京畿,有拱卫京师之责,无拱卫京师之力。屈辱的历史留给后人警鉴。一九○○年八国联军攻佔北京后,其中英、法、德、意四国联军又侵入保定,杀人放火的强盗为所欲为,无法无天,把中国看成是他们随意“捕猎发财”的“猎场”,把中国人看成是他们可以任意“捕杀”的“猎物”。这群恶鬼烧杀抢掠,个个满载而归。抢劫的财宝“车拉人背”,一群地地道道的强盗、流氓、土匪!最可恨也最让这座有“清代省府第一衙”之称的直隶总督署羞辱的是总督署的大堂森严莊重,竟让这群四国的“鬼子”任意践踏、亵渎;大堂前匾额金框金字海蓝底“旗镇冀门”四个大字亦徒有虚名;大堂正中皇皇一座威严屏风,上绘丹顶鹤、滔滔海潮、冉冉由海而升的一轮鲜红的朝阳,不过是一幅风吹瑟瑟发抖的纸画;当朝一品的圈椅上端坐着的竟是张牙舞爪的“鬼子”军官。

  据查,直隶总督署自建成以来,大堂从来都是举行重大政务活动和隆重庆典活动的场所,虽然它还肩负着庭审的职责,但在一百八十五年的大堂历史中从来没有进行过一次大堂会审。   如果说有,就只有一次,而这一次却是不光彩的、耻辱的、让国人丧失人格的大堂庭审,坐在正堂正中央太师椅上发号施令的是一个英国侵略者,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这傢伙叫盖斯里,竟然端坐在直隶总督署大堂之上,台案之前跪着的是护理总督廷雍等五位中国官员,都被五花大绑,按跪在堂上。罪名是组织抵抗,纵容中国人杀死外国侵略军,纵容中国人杀死外国传道士、烧毁教堂;罪名是没有乖乖地把中国的所有钱财宝物都装到强盗的车上。侵略者就是依靠枪杆子把强盗的逻辑冠冕堂皇地搬到了总督署的大堂上,吆五喝六,为所欲为,最后竟把中国负责直隶政府工作的五位中国官员判处死刑,立即拉出去斩杀。每一个有血性的有正义感、民族气节的中国人都会感到热血沸腾。中国有句老话,欺人太甚!我想起在法国佳士得拍卖的中国圆明园的十二生肖中的鼠首和兔首铜像,正是被英法侵略军野蛮烧杀抢劫走的,仅仅过了一百多年,他们还要公开拍卖,辱人之极莫过如此。

(“直隶总督署印象”之六)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