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乡愁的胎记\孟冬之月\任林举

2019-11-15 04:24: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冬分三月,孟冬为初。这正是“天气”上腾,“地气”下降,天地间气息难以通达的时节,此时,一味地回想那些温暖而美好的女子似乎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天和地、男和女、心和心,都靠着一脉气息相连,不交则不合,不合则不通,不通则闭塞,闭塞而成冬。原本情投意合的一段尘缘怎麼会说断就断了呢?古籍裏说:“是月也,天子始裘。”堪称“人精”的古代帝王率先用动物的皮毛把自己包裹起来。他应该最知道,无论世道、人心还是变来变去的情感,都会不可阻挡地运行到“冬天”,冬天裏,也只能面对冬天的现实。

  刚刚入冬的冷,往往让人难以忍受。之所以难以忍受,并不是因为温度有多低,而是因为它在人们还没有思想和情感準备的情况下,搞了突然袭击。很多人记忆和感觉裏仍满是温暖,便被冷猝不及防地攫住,於是就难免本能地把脖子缩进衣领,用单薄的衣衫裹紧自己和那颗颤抖的心。

  我并不想纠缠或流连於往昔的温暖和甜蜜。我懂得,春天的浪漫、夏天的热烈和秋天的灿烂都将更加强烈地反衬出冬天的肃杀,而我只能遵循冬天的预备和指引,继续赶往寒冷的深处。然而,理性的坚持终究无法战胜感性的执拗,我的双脚最终还是挣脱了意志的束缚,走进那座往昔的葡萄园。事已至此,也只好忍看满园的破败和满目的苍凉。

  那些恣肆开放的花朵呢?那些往来奔忙的蜂蝶呢?还有在雨水中颤栗的叶片、在风中摇曳的枝条以及花一样迷人、叶一样勇敢和熟透了的葡萄一样甜美的那人呢?第一场霜冻之后,葡萄树上的叶子已经落得乾乾淨淨,而积攒了一夏一秋的果实,也不知被风吹去,还是被人掳走,如今只有一蔓裸露的枝条,空空蕩蕩。相信每一棵葡萄也都和我一样,只顾在季节中前行,并没有留意是谁以怎样的方式剥夺了自己往昔的丰盈与快乐。一点一滴的流失在没有成为最终的消逝之前,是不会让我们有所察觉的。我也是猛然回首才发觉那人早已不在身边。

  令人意外的是,有一串依然饱满、润泽的葡萄,仍然悬挂在一蔓葡萄藤的梢头,像某种生命的图腾,被高高地擎在空中。看来,它们是要执意与藤蔓在共同的厮守中相拥成冰了。这残留未去的葡萄啊,究竟是一种不肯泯灭的记忆还是不甘了断的恋情呢?如果是一种恋情,就应该叫不离不弃或矢志不移吧。

  即便如此,又能怎样?最后的结局终究还是要到来的。雪一下,油黑油黑的葡萄就如围上了白色的围巾或披肩,俊俊俏俏的,样子美丽又忧伤。这令人心疼的女子就要远嫁天涯啦!此一去,不肖说山重水复,前路茫茫,再相见,总该是几遭几劫之后的另一世尘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