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闲旅人\香港文化中心“凡尔赛宫”\陈剑梅

2019-12-03 04:24:0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舞蹈家穿着代表宫廷服饰的白色裙子\Vic Shing供图

  凡尔赛宫最吸引我之处,并非古典法式建筑,却是其採光的设计。宫殿主建筑把室内富丽堂皇又精緻的建筑细部,融合在温暖的自然光谱中,每一个角落都散发明静平和的阳光气色,处处营造优雅的气派。十七世纪法国皇帝路易十四的宫廷生活,我在凡尔赛宫内遊人区怎能看见?怎晓得?但清楚记得,我在那裏有一串憾事。

  那一年我还在学,因为爸妈要我送妹妹去英国布里斯托读中学,我便用自己辛苦储起来的钱买了一张机票,陪她过去。妹妹万分不愿意留学,我便中途带她去凡尔赛宫。我付出最好的一切为博她欢喜,却没有成效,感到很无奈。我仍然永远深爱她,毕竟留学欧洲不是每一个人的真心选择。

  剧作《惊梦:凡尔赛宫的旧事》在又一山人的平面设计及进念二十面体的简约影音舞台特效配合下,淡雅平和地从帝国主义者的理想和幻想开始,引领着观众进入一个美丽的国度,漫不经意的同时又让观众好好反思。此作糅合了多种艺术类型的元素,包括崑曲、现代舞、猴子舞、脸谱舞等,透过舞蹈和椅子的微妙关係,以及曼妙的声色艺,作品与观众一起瞬间徘徊在四百年的时空裏,纠缠於慾望与道德规範之间。

  跨性别舞蹈家仪态万千地穿着代表宫廷服饰的白色裙子,很美。我的思想明明已经到达了凡尔赛宫,还未想离开宫殿,阵阵崑曲的妙韵,绕樑余音,彷彿轻轻地问,人间天堂上,地狱无处不在,究竟四百年间,我们身处何方何境况?旁白道尽玄机……

  作品开始的时候欢迎观众来到时空交错的香港文化中心,结束时不忘提醒大家,这是个生生死死的中心、风风雨雨的中心、虚虚实实的中心、真真假假的中心、牡丹亭表态的中心、没有中心的中心等。背幕升起,文化中心观众席的椅子都露出来了,舞蹈家站在椅背上,从远处一路漫遊到后台,才开始谢幕。他们面对着观众,背着偌大的红色观众席,平时无人问津的后台,今天成为艺术家心中的中心。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