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乡愁的胎记/遥远的葡萄园/任林举

2019-12-06 04:24:4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北雁南飞。苍凉的鸣叫,劃过长空,如看不见的手,直抵苍穹,轻轻一撩,那些飘来飘去的浮云,就被拂得乾乾淨淨。天,湛蓝,幽深,像海一样,深得无底;像没有杂念的心一样,空旷而宁静。其实,夜晚的天空,也并不荒芜寂寥,秋来,自然又是一番别样的光景。月亮离人很近,一推窗,就有一张明媚的“脸”,微笑着候在那裏……

  秋天是一个怀念的季节。秋风起,秋叶黄,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往事,想起当年,舅舅那座小小的葡萄园。

  记得秋霜一降,总是那个叫惠的表妹,来找我一起去她家吃葡萄。门开处,灰暗的屋宇间露出一张皓月般的脸,无语,粲然一笑,我就知道我又要迎来了一天的好时光。似乎很多美好的记忆都与一个相似的情景有关一在记忆裏珍藏,那静静的葡萄园就成为一个神秘的“月光宝匣”。

  在那些天晴日朗的午后,我们不想吃葡萄,而是背靠背坐在葡萄树下晒太阳,闭上眼睛看多姿多彩的世界瞬间变得火红;然后快速地睁开眼,看如水的天空和天空裏那些细緻、微妙的变化,想自己为什麼会无奈地滞留在地上,而不能像成双的鸥鸟或成队的大雁自由飞翔。

  夜晚,我们继续牵着手在园中游蕩,周身的感觉是沁凉的,如果不是有葡萄的芳香从暗影中阵阵传来,肯定会在某一时刻产生错觉,以为自己被浸泡在冷冷的水中。“夜凉如水”,可不是一个虚饰之词。一到夜晚,每一片树叶和草叶上都均匀地布满一层细密的水珠。人走过,鞋子、衣服甚至头髮,都被打湿。我就在那一片冰冷中嚮往着天街上灯火的温暖和星星与星星间对望的温情。

  夏日渐远,冬天的脚步正一点点逼近。渐渐凋敝的景色总让我感到茫然无措,我是要继续在园中流连,还是要马上转身离开?很多时候,并不容我们犹豫和彷徨,说不準就有哪位长辈进得园来,舅舅或父亲,不容分说把我们逐出葡萄园,按到书桌上。我早就知道应该把自己的心收回来,怎奈身在舍内却心在舍外,三魂中至少有一魂不肯归来。

  多年以后,旧园毁弃,故乡也远在千里之外,但那座葡萄园仍在我心裏,始终没有荒芜。只是我还无法确定,临别时,是我悄悄把那葡萄园装进了心裏,还是那不肯归来的一魂始终在原地痴痴守候。

  转眼已过季秋之月。是月也,雷始收声,入地,万物隐遁。樑间再寻不到燕子的踪影,纵有万般依恋与不捨怕也难敌阵阵寒意的逼迫,“伊人”早已乘风而去也!而人,却依然无处可走,只能老老实实做季节的“更夫”,不问苦乐炎凉地坚守。《礼记》裏说,这个月份适合建都邑,可以修粮仓,我只是手捧一本閒书,一遍遍回想那座不为人知的旧园。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