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闲旅人\舞剧《倩女幽魂》的女性觉醒\陈剑梅

2020-01-14 04:24:0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舞剧《倩女幽魂》剧照\S2 Production供图

  舞剧《倩女幽魂》自二○一五年以来三次重演,我在之前文章介绍其具体内容,提及舞剧与电影的分别,本文分析流行电影版本中的父权中心思想,破解女人是第二性的商业电影思路;以及查找舞剧在哪一方面能超越电影。

  最近一次重演,在演后座谈会上观众提出一个问题一语道破,舞剧与电影版本对於女性描述的差别。观众问为何结尾的时候聂小倩锐意自行离开对她如此有情有义的人呢?香港舞蹈团艺术总监杨云涛并没有直接回答,可是他满有信心地承认这是他特别安排的。我却不用云涛多说自然就明白他的美意了,希望我没有理解错误。

  有别於电影版本,舞剧以女性经验的来源与动机为创作的中心,主要透过女性的美德、爱情、勇气及坚毅呈现女性美。这一种安排与电影版本所隐含的性别政治大相迳庭。舞剧中女人存在的价值不在於只满足男人的性慾,女人有自己的慾望,亦可以主动争取,并寻找满足。或去或留,女人都可以自作主张,不用男人来为她决定。电影版的性别政治,反而剥夺了女人的自主能力。

  舞剧的姥姥是一团光,没有性别角色,可是舞剧援引电影版的姥姥形象,所以舞剧中的老魔头,仍然是电影经典中那位不男不女的角色。魔头与小鬼的关係,仍然是一种父权中心的关係,可是舞剧中的聂小倩却反其道而行。

  小倩在遇到真爱之后忽然醒悟,她了解到自己不平等的际遇之本质,一直不顾危险多番保护爱人,例如她会突然有能力变得巨大,凌驾於其他小鬼之上,把宁采臣从危难中拯救出来。

  当宁采臣努力遮挡阳光,不许红日教他们分开时,小倩悲从中来,却没有任何行动苟且偷生,耽於肉慾的欢愉。生生死死,她置於道外,活在当下,已经感恩和满足於曾经拥有一段轰烈的爱情。最后她决意向太阳之处直奔,结果不言而喻,就是终极地离开了这个无奈的尘世。灰飞烟灭一刻,就是她把真爱的记忆,永远留在爱人心中之时。我认为这个版本,是一个女性主义的版本。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