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人生在线/祖母的甜粄/代 恩

2020-01-21 04:24:0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客家甜粄/资料图片

  我总忘不了儿时在南洋的过年景象。我们住的那条短街,住着不同籍贯的邻居。一踏入腊月中旬,各家各户都在后院忙着製作家乡的贺年糕点。广府人炸油角、煎堆、蛋散。福建人蒸发糕、红龟粿、菜头粿、包春卷。潮州人则炸芋泥角仔、炸芋丝、绿豆粿。上海人少不了的是八宝饭、年糉及茶叶蛋。而娘惹家庭则多烘焙西式蛋糕及娘惹糕点。

  我是客家人,称过春节为“过老年”。蒸年糕是客家人的传统。年近岁晚,祖母就会从阁楼取下过年才会用的锅碗瓢盆,洗刷乾淨,然后开始浸米準备蒸年糕,糯米、粘米比例为四比一。浸米需勤换水,浸上一天待米涨软后,会用石磨慢慢地徒手磨成米浆。客家年糕做工细緻,祖母总是非常耐心,一匙羹米加一点水慢慢地磨。一底直径六寸的年糕所需粉浆至少要磨一小时,出动家中成员接力,花上一整天工夫才磨出细滑如丝的米浆,费时耗劲,这样蒸出来的年糕才能绵滑软糯。完成了磨浆工序,接着过筛隔渣,以免粉浆凝结粉粒,影响口感。过筛后的米桨以人手慢慢和匀后加上预先熟溶的黄糖浆,再放入用香蕉叶垫底的竹製小簸箕裏。

  蒸年糕更要移师到后院,用红砖砌出临时炉头,然后用柴火从日出蒸至日落,其间除了不停添加柴火外,还要在年糕面上不断蘸油水确保糕面保持油亮润滑。蒸熟的年糕冷却后连同蕉叶包裹着在太阳下晒几天便大功告成。带着蕉叶香味的年糕切成小块,蘸上蛋浆文火慢煎至金黄四溢,酥软芳香口感绵滑。我们嚼出的是幸福的香甜味,而祖母则说那是家乡味。客家人称年糕为“甜粄”。每块甜粄都是祖母心机的结晶。

  到了农曆十二月廿四,客家人称为“入年挂”。祖母又开始为大除夕的团年饭忙碌。此时,左邻右里也每家每户互送自家贺年糕点。而祖母的甜粄,连本地“土著”试过都讚不绝口,念念不忘。

  时移世易,石磨早已被机器取代。早几年我回家乡梅县过年,也无法再尝到古早味的客家石磨甜粄。这让我对祖母的甜粄怀念不已。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