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客居人语\雪地上的灿烂\姚 船

2020-01-22 04:24:2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说来惭愧,在一年逾半时间飘雪的加拿大,生活了几十年,竟然未上山滑过一次雪,也没有进场溜过一次冰。

  在南方故乡的朋友,以前在年底通话聊天时,往往会问上一句,下那麼大的雪,有没有去滑雪玩一玩?现在知道我年纪大了,只能说,外面一片雪白,要是手脚灵便,去冰上滑溜滑溜该多好。

  对於冰雪,我是又爱又恨。有时望着外面白皑皑一片,纯洁无瑕,像一个童话世界,脑子裏的杂念好像一下子消逝得无影无踪,心底无比舒畅祥和。可是当你打开大门,外面大雪纷飞,一片混沌,开车上路只见车影绰约,车灯闪烁,车速如爬行,该多气馁;坐公车地铁也不容易,来回车站的路已够你跋涉。

  惟有少年儿童,对冰雪嚮往情深。他们享受着冰雪世界美好的一面,而不必担心它带给生活的困扰。也许,雪是上天在冬日赐予孩子们的礼物。

  有一次,大雪后隔天,天气晴朗,一点风儿也没有,空气像雨后一样,清新爽人。马路和大街上的积雪已被剷雪车清理,交通十分顺畅。我们特意开车到不远处一个公园。听朋友说,那裏的一大片斜坡,冬天下雪就会变成孩子们的天然遊乐场。

  果然,夏日的斜坡草坪,已铺上一层厚厚的白雪。蓝天清澈无云,好像云朵都被吸引下来,散落地面,与柔软的雪掺和在一起,成了一张硕大鬆软的棉被。

  公园的小道上,一群群穿着五颜六色雪衣的孩子走来,伴随着一阵阵欢声笑语。脚印连着脚印,雪痕一道叠着一道。他们迫不及待,甩开大人的手,衝向坡顶。像一个个彩色的球,侧身从上面滚下来。溅起的雪花,似打碎的阳光,闪闪发亮;稚嫩的笑声,是歌的音符,在长空回响。

  我伫立在坡顶,居高临下欣赏这眼前动人的场景。孩子们自由自在,尽情地玩着,有的更和爸爸或妈妈坐在雪橇上,大人抱住前面小孩的腰,双脚往后一蹬,像脱繮野马,又像衝浪板在海上击浪,甩出一条轨迹,牵着一串响亮的欢叫。这一刻,相信那两颗炽热的心,已紧紧贴在一起。

  忽然,人群中响起一阵哗声。只见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坐着小雪橇从上面俯衝下去。头顶红色的绒帽,像一团火焰劃过。冷不防一个大跟斗,小人儿飞起又跌下。现场一片惊叹。片刻,男孩起身,拉好帽子,拎起轻薄的雪橇,红艳艳的脸挂着羞涩的微笑,又深一脚浅一脚往上走,回到原来的起点,準备再作另一次衝刺。也许,他的无惧,来自心中那些踩着滑雪板,在高高雪山上勇敢飞驰的健儿吧。

  樸实的大自然,洁白的雪地,给人们带来如此舒心的欢乐。不刻意安排,不分贵贱,也不分种族肤色,只要你愿意,就能投身其中。我忽然想到,原来,快乐也可以这麼简单,就在周围,等着你去发现、投入。生活在大自然中的我们,如果能放开胸怀,不追求名利地位,不计较得失,心存善念,忘记忧愁,就算平平凡凡,日子不也能过得快乐如斯吗?

  雪地散落五彩缤纷,天空蕩漾欢声笑语。童稚的欢笑,感染纯樸的世界,把埋藏在冰雪下的春唤醒!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