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柏林漫言/住 院/余逾

2020-05-22 04:24:0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比起去急诊室,给住院的先生送餐,心情轻鬆多了。

  一般是我到了楼下,停好车,先生便呼叫护士,麻烦护士到楼下取我送去的东西。护士从楼裏出来,在门口我把东西交给她们,我是不能进病房楼的。虽然每次见到的都是不同的护士,但个个都很耐心很和善的样子。

  其实最开始听说医院不允许探访病人的规定,我便在想是不是我也不要送饭了,减少交叉感染。先生连着给我发了两张早餐和午餐的照片,一点香肠,鸡蛋,黑麵包,酸黄瓜,午餐会多一些主菜比如咖喱饭。我不大厚道地笑了,这样的餐饮“条件”,别说给病人,给正常华人吃几天都喊要命。於是每天我做好蔬菜、鱼、粥和麵条给先生送去,他才吃饱心满意足了。

  我跟几位华人朋友看了他们的病号餐,他们都直呼这真是“不饿死”就行了的饮食,看来钱都花在了刀刃上,用去买医疗物资了。不过转念一想,德国人不就是吃点黑麵包吃香肠吗,这才是他们的正宗传统饮食。有咖喱饭已经算是新花样了。

  刚住进去两三天先生依然是高烧不退,后来又开始有呼吸道症状。医生一点不敢怠慢,立刻安排了第二次新冠核酸测试,连着两个晚上安排了照X光和CT,另外还抽了很多血液样本去化验。

  因为皮肤上的水痘,先生从脸到脚都涂上了像修正液的白色藥水,我从视频通话上看着忍不住笑出了声,我说你这样半夜可别吓着护士啊。

  可能是疫情的特殊性,护士也觉得有点不安。每次护士进来,先生便主动戴上口罩。直到第二次核酸结果出来,CT确认了,医生高兴地跟先生说,我们非常非常确定你没有感染新冠病毒。只是你身体裏的水痘病毒浓度很高,我们需要了解一下你接触的人和是否感染到高危人群,比如说孕妇,老弱病残等等。毕竟,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可经空气传播,也是不容轻视的传染病。

  先生昏昏沉沉烧了三天,总算在第四天开始好转。我还没来得及送饭时,他也高高兴兴地把医院的午餐吃了,还开了一包“饭扫光”就着一起吃。送餐的大哥看到很好奇,问这是什麼,先生德语也说不清楚是个什麼,便送了一包给他,大哥很高兴。

  总算,转眼一周便过去了。先生已连续两天没发烧了,水痘也开始结疤,医生说输完这个疗程的液就可以出院了。

  那个阳光灿烂的周六上午,我买了一把粉色的花,让先生把花送给了照顾他的护士们,把这个像个麻豆怪兽的先生接回家。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