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客居人语/“飞”来的乐趣/姚 船

2020-06-30 04:24:1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近日,多伦多的电视台都在新闻时段播出一段短片:市区一段人行道上,路人经过时被一隻愤怒鸟俯衝袭击。镜头中有三人受袭,鸟儿专啄头顶。第一人抱头鼠窜,另一位是女人,被攻击后惊恐衝向马路边,紧接着一个男人仓皇逃走时不幸跌倒。相信受害者走了几步回头一望,会露出又好气又好笑的尴尬。专家说,那是鸟儿在树上的窝裏产蛋,误以为经过的路人是来夺取破坏,所以提高警惕,本能地奋力抵禦。虽然鸟儿的“玩笑”开大了,但多数人仍觉得牠们可爱。

  在自家后园经常“来访”的小动物中,我最喜欢的也是各种小鸟。野兔子憨态惹人,但嘴巴太馋,专吃幼苗嫩叶。尤其是春天,花圃中耐寒过冬的植物,刚露出尖尖小芽,嫩苗长出几片浅绿色小叶,令人欣喜。谁想过不了几天,野兔子就把它当成早餐,美美地吃下去。甚至小菜园裏约两三吋长的成畦菜苗,牠们也毫不客气拿来享受,弄得我又气又恼,只能用纱网这边围一围,那边挡一挡,心裏祈祷:小兔子,拜讬嘴下留情。

  至於松鼠,活泼好动,拖着大尾巴,在草地追逐,在树上窜来窜去,那灵动的身影,也讨人爱。不过,太调皮捣蛋了。吊挂在树杈上一盆花,娇艳悦目,可惜有一天,一隻松鼠从树枝上跳进去,用爪子在泥土中乱刨,花残叶碎,散落一地。面对如此情景,心中像打翻五味罐,说不出什麼滋味。

  鸟儿就不同了,大多数时候带给人视听觉上的享受,也不给你添忧增烦,这“飞”来的乐趣,确是大自然的恩赐。我对那些在树木和空旷草地上飞来飞去的鸟儿,多数说不出名字。只欣赏牠们轻盈的身姿,有时快速搧动翅膀,有时又从树上滑翔下来。那自由自在的身影,令人顿觉心胸开阔,浑身灵动,真想向鸟儿借来双翼,跟着一起飞翔。

  清晨,当我踏上后园湿漉漉的草地,看着朝霞在露珠上闪光,深深吸一口凉爽空气的时候,不经意茂密的树叶间传来鸟儿的啼唱,声音那麼清脆,悦耳的音符像曲调,你可以在想像中为它填上词儿,心中不就响起“你好”“早晨”的问候了?抬头望去,密匝匝一片翠绿,看不到“歌唱者”的身姿。去年夏天,有一隻红色小鸟常在后园出现。牠头顶的羽毛竖起,全身红艳艳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十分迷人。牠喜欢在灌木上停下,或站在棚架木柱的顶端,展露美丽身影,让人欣赏。今夏牠又不请自来,隔三差五又与我邂逅,真令人高兴。

  人们常慨叹不如意事像飞来横祸,但生活中也有很多闪光的碎片,有如“飞”来的乐趣。除了花香鸟语,让你眼前豁然一亮,带来一阵喜悦的事也不少。譬如暴风雨后推窗一望,晴朗的天空有一道五色彩虹;在你沉闷寂寞时,一位不常见的朋友突然来电问候;看书时读到一段精彩的文字……不都能使你心情欢愉吗?

  平凡小事,也会其乐无穷,只要用心去感受。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