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柳絮纷飞\舍堂是我家\小冰

2020-07-01 04:24:2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惠惠的儿子报考香港大学,当妈的忧虑重重,从成都打来电话问关於住宿舍的事情:会不会太闷,住宿分不分专业等。“放心好了,保你满意。住宿不分专业。”我说。几年前Joy在港大读书,住舍堂四年,我去过多次,知道一些,给他们讲一讲,也帮他们问一问。

  学生们称宿舍为“hall”,即“舍堂”。港大有舍堂十几处,优雅地散落在校区,或者面山,或者面海,或者依山面海。男生舍堂、女生舍堂、男女生舍堂,男女生舍堂又分男生楼层和女生楼层。舍堂除了起居室、餐厅、洗涤间、独立浴室,另有健身房、音乐室、运动场,每层楼有公用厨房,对烹饪感兴趣的宿生可以自炊。学校派资深教授进驻舍堂担任舍监,舍监有点像家长。

  我说:“你首先得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舍堂。曾经听Joy说,舍堂的历史影响其文化,老舍堂历史悠长,累积了不少‘老鬼’的故事。‘老鬼’,即遍布世界各个领域的师兄师姐,他们当中有的已经是业界名人。实际上没有哪一个舍堂绝对好或者绝对不好,有些舍堂热闹,活动多,虽然住校,宿生却总在忙碌中,看似比走读生还忙。也有一些较为安静的舍堂,适合喜欢静好的人。”

  “收费怎麼样?”惠惠问。“价格不等,有单人间、双人间、四人间,宿费高低取决於人数的多少,每人每学期介乎港币五千至一万五千元之间。”

  Joy还叮嘱我提示一下小师弟:“舍堂的活动好玩,要多参加,活动留给人永远的怀念。周末的郊遊、新生入住酒会、毕业欢送宴、体育竞赛。最多的是体育竞赛,比赛前穿上自己舍堂的服装,比赛中完全没有班级和专业院系的因子,只效力於自己的舍堂。楼层与楼层比赛,楼栋与楼栋比赛,舍堂与舍堂比赛。通过比赛,产生对自己舍堂的归属感,培养良好的团队合作精神,有益於毕业后投身社会。”

  “舍堂与舍堂之间并非总是友好,为了争取最佳成绩,为了争取利於自己团队的最佳比赛时间,在安排比赛日程时通常有争执,争执的胜负往往取决於人数的多少和气势的强弱。因此每一位宿生必须撑起。”Joy以过来人的口脗严肃忠告。

  听了这麼多,母子心中便各自有了考量,母亲对条件满意,儿子对人文感兴趣。我又给他们讲自己作为旁观者的一次经历,有个周末Joy回不了家,她邀请我们去学校,说用冷冻饺子招待爸爸妈妈。那天我第一次走进她们的公用厨房。窗外是山谷,空气清新,树荫茂密;窗内宽敞整洁,有电视沙发、餐桌餐椅、电炉微波炉,以及两个大大的冰箱。Joy吩咐我调製饺子沾汁,说:“餐柜裏有酱油、醋、盐、辣椒酱,大家集资买的,各取所需。”她又打开冰箱道:“这一格的左边我用,原则上物品各用各,缺什麼可以借用他人的,他们也借用我的。”“有借有还吗?”我对此持怀疑态度。“应该还,只是经常忘记,没关係,舍堂是我家。”

  同住一个屋簷下,一会儿少一棵葱,一会儿需要点芝麻酱,“借用”是常态。鸡蛋少了一个,尚未用过的油瓶子见底了,自己明明没有碰过的牛奶日渐减少。过日子,大家都不太计较。舍堂生活让孩子们变得大度,学会了分享。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