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艺苑草/时有微凉不是风/刘世河

2020-07-08 04:24: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小暑一过,真正的盛夏也就扑面而来了。青海的好友特意打电话来,邀我去避暑,想像着青海湖、茶卡盐湖、还有“东方小瑞士”之称的祁连山,我有瞬间的心动,但随后就婉言谢绝了。因为在这样一个热浪袭人的季节,加上疫情还没有彻底结束,实在不宜走亲访友。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如在家读书消夏吧。

  读书消夏,重在心读,读什麼尤为重要。最起码得赏心悦目的文字方可与“消”字扯上关係。所以我的首选就是唐诗宋词。

  “夜热依然午热同,开窗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这是杨万里於月夜在庭院中閒步纳凉时的有感而发。他还给这首诗起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名字叫《夏夜追凉》,明明是纳凉,却故意说成追凉,这个追字,不仅生动,而且画面感十足。更妙的是尾句:时有微凉不是风,字面上看这微凉来自竹深树密虫鸣处,实则非也。此句与白居易的“何以消烦暑,端坐一院中。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散热由心静,凉生为室空。”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位诗人都简直堪称“名医”,因为他们异口同声地给我们开出了一个同样的消暑妙方:心静自然凉。

  心静自然凉,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心淨自然凉。正如白翁的“眼前无长物,凉生为室空”两句,想必他的院中也未必真的杂物全无,只不过入眼而不入心而已,心裏一乾淨,自然也就顿觉清凉起来。

  除了宅家消暑,当然更有移步自然中的。苏轼的《菩萨蛮.夏闺怨》除了写景,还写情:“柳庭风静人眠昼,昼眠人静风庭柳。香汗薄衫凉,凉衫薄汗香。手红冰碗藕,藕碗冰红手。郎笑藕丝长,长丝藕笑郎。”读罢闭目一想,那幅画面立马浮在眼前:美人一觉醒来,出点薄汗,红酥手裏捧着一碗冰凉的莲藕粥,与情郎一边喝,一边欢声笑语。此情此景,怎一个“爽”字了得,心凉爽了,身又岂能不凉爽。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