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君子玉言/半程风雨守艳阳/小 杳

2020-07-08 04:24:0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七月一日,渔船巡遊维港庆回归/资料图片

  百感交集中一脚踏进下半年。有人说上半年是有生以来“最难忘、最焦虑、最惊心动魄、最跌宕起伏的半年,没有之一。”如果将每个人的心路历程记录下来,不知还有多少个之“最”。

  去年以来,世上“黑天鹅”多了起来。到今年,更是乌泱泱一片,一隻比一隻大,令人瞠目结舌。细想,诸多黑天鹅后面有没有“灰犀牛”呢?比如香港,旷日持久的“黑暴”,背后其实是很多政治经济深层次问题;比如美国,警察过度武力执法引发的黑人平权运动,其原因难道不是有色种族被长期歧视吗?石油跌成白菜价,甚至一度收於负三十七点六三美元一桶,“活久见”,难道不是长期以来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联盟之间,为操纵市场明争暗鬥的结果吗?

  再比如疫情,迄今全球感染人数超一千一百万,不治者超五十万。从第一例到第一百万例,人类用了三个月,而从五百万翻一番到一千万,只用了三十七天。全球病例数前三中,美国已近三百万、巴西一百六十多万,印度近一月(六月七日至七月六日)由二十四万增至七十万。在连续单日新增四五万例的情况下,特朗普仍坚持举办竞选集会。从疫情本身看,病毒来袭神鬼不知,看似黑天鹅;从传染过程看,之所以蔓延迅速,难道不是有些人只讲个人自由、政客只顾一己私利的本性?

  可以说,这个世界,“灰犀牛”就是人类自己人性的黑暗处,但人们往往不愿承认。资讯时代,情绪多於智慧,偏颇多於理性,“人性的暗物质”很容易通过网络集结成灰犀牛,将情绪变成行动。我们现在看到疫情对整个世界的影响,其实当代人类思维方式和行为的变化更加深刻,也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香港近半月另有一番滋味。

  六月最后一天,《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经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全票通过。是时,长空流金,彩霞满天,一如胸臆舒展酣畅淋漓。当天最后一个时辰,全文发布,六章六十六条,朋友圈一片奔走相告。一口气读完,果然“滴水不漏”。

  七月一日,香港回归二十三年纪念日──金紫荆广场的升旗典礼如常又不寻常。常规的,还是那个时辰那个地方;不寻常的,是因疫情戴了口罩、控制人数并安排席位。更不寻常的,是“庆香港回归 贺国安立法”成了背景图。

  朋友说起去年参加“七一”庆典的经历刻骨铭心。是日午夜“黑暴”砸烂立法会,封锁会展周边,路面无法通行,所有嘉宾都走水路。清晨六点乘车到昂船洲(或北角)码头集合,再乘船到会展,升旗仪式首次在室内举行。他流着泪说:没想到回归二十多年,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居然不能堂堂正正举行升旗仪式。今年,连呼吸都痛快了。

  中午行至金鐘,沿途红旗招展,有市民兴高采烈摆街站发单张。閒逛久违的小店,衣服帽子裙子一通试来试去。心裏叫:喂喂,不是发誓疫情之后做一个至简主义者吗?手下还是忍不住买买买。一位同事从办公室走到海边,凝望大海,一个人默默坐了很久,眼泪止不住地流……作为小小市民,一年来因“黑暴”的压抑,半年来因疫情的担忧(即使病毒仍在蔓延),彷彿被这一法一剑,将沉重的灰黑劃开一道光亮,这是怎样的释怀啊!

  科大雷鼎鸣教授撰文说,很多朋友、同学、同事、经济学同行,纷纷在社交群组表示庆祝,有些当夜就相约着出外饮酒,“以表达对一年来香港头顶乌云被吹散的欢欣”,他自己很少喝酒,最近也免不了多喝两杯。

  一日下午街头再现截然不同的情景:四千多人非法示威,砸星巴克、扔雪糕筒撬地砖……二十三岁男子驾电单车撞伤三名警员,二十四岁工程师用利器刺伤警察(当晚在往伦敦的航班上,準备起飞之际被警方带走)。拘捕三百七十多人,报章解析当中二百五十九人(男一百七十九,女八十):公务员二十五人,医护十五人,教师四十一人,区议员三十三人,社工十五人,学生二十七人。拿政府口粮的达一百二十九人,包括律政司检控官、高等法院法庭助理文书主任……

  香港最大的灰犀牛,是人心。矫形正骨中的香港必将有一场剧烈的阵痛。树要成材、人要成长,皆需如此。

  一声沉雷惊四野,半程烟雨守艳阳。二○二○年的下半场开始了,随着国安法落地,香港“一国两制”之路的下半程开始了。

  (顺记:遇本世纪最晚的端午节。六月二十五日的端阳日,上次是二○○一年,下次是二○五八年。祈愿,河清海晏,芳兰满晴川。)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