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如是我见\营救方案\高秋福

2020-07-09 04:24:2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几条政治解决的门径均堵死,留给以色列的只有军事解决一条路。拉宾与佩雷斯商定,一方面继续或明或暗地表示準备谈判,利用缓兵之计稳住劫机者,赢得採取下一步行动的时间;另一方面,加紧研究和制定武力解决的方案。方案的制定由国防军总参谋长莫迪凯.莫塔.古尔负责。他在这方面是有一定经验的。这次情况不同,飞机被劫持到异乡他邦,无形中增加了解救的难度。以色列同乌干达相距四千多公里,解救只能靠飞机。飞机要飞越四五个国家,往返八千多公里,航程中充满难以逆料的兇险。另外,这样长的航程,飞机需要加油,而以色列当时没有空中加油的设施,油又怎麼去加,到哪裏去加?

  就在以色列领导人感到困难重重之时,巴列夫上校报告说,他同阿明再次通话,得悉阿明将去毛里求斯出席非洲统一组织首脑会议,劫机者在考虑等他回国后进行谈判,把危机解决的时限推迟到七月四日中午。这一新的事态变化,为以色列採取下一步行动赢得四天的宝贵时间。

  随后,各方面又传来新的信息。一是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部侦查人员获悉,劫机者开始释放非犹太裔人质。仍被扣押的人质共有一百零六人。其中,犹太裔九十四人,另外十二人是不想独自离开的法国机组人员。这些人统统被关押在老航站楼的大厅和隔壁的房间。看守他们的,除劫机者外,尚有三四十名乌干达军人。他们手上只有轻武器。二是另一批侦察人员确定,老航站楼原为以色列帮助修建,已经找到那个建筑公司,拿到修建图纸。三是摩萨德人员秘密拍摄到恩德培机场的图片,弄清跑道和乌干达空军飞机停放的情况。四是摩萨德通过肯尼亚农业部长布鲁斯.马肯吉,征得总统约莫.肯雅塔同意,以色列飞机可以在肯尼亚机场停留和加油。这样,劫机者的情况更加明朗;而更重要的是,最令以色列人头痛的飞机加油这一重要问题终於解决,更加坚定了他们使用武力解救人质的决心和信心。

  佩雷斯於是指示古尔尽速制定出武力解救人质的具体计劃和安排。原来,军方曾提出两个方案:一是派上千名伞兵空降恩德培濒临的维多利亚湖,然后乘橡皮艇登陆,偷袭恩德培机场;二是派飞机秘密直降恩德培机场,然后向老航站楼发起攻击。在深入讨论的过程中,第一方案被否定,因为有人提出,作为世界第二大淡水湖的维多利亚湖,水势浅,鳄鱼多,降落那裏安全风险太大,而且从那裏登陆容易被乌干达军方发现。直降机场,虽然风险也不小,但较为便捷,利於直击老航站楼。权衡利弊,最后决定採取第二方案。

  武装解救人质的方案确定后,佩雷斯同古尔商定,首先确定整个行动的指挥系统。古尔任行动总指挥,坐镇后方总参谋部;伞兵司令丹.舒姆龙准将和特种兵总指挥耶库提尔.库蒂.亚当少将为前方司令官,指挥和协调战地的全部行动。其次,立即着手组建由不同职能人员组成的突击队,并挑选一批精幹的飞行员和辅助人员。突击队由一百五十多人组成,以总参谋部侦察营为主幹,吸收空军、伞兵、情报、医疗等方面的精英参加。他们编为五个小组,分别承担机场跑道安全和照明、攻佔老航站楼解救人质、控制新航站楼和指挥塔、监控和摧毁乌干达军机、掩护人质安全登机撤离等任务。根据不同的分工,各小组分别熟悉各自的情况,着手进行实战演练。   (“恩德培行动之始末”之四,标题为编者加)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