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如是我见/紧锣密鼓/高秋福

2020-07-10 04:24:2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在这五个小组中,最重要的是攻佔老航站楼解救人质一组。这个小组由侦察营长约纳坦.内塔尼亚胡指挥。他於七月一日到任,明确主要任务之后,根据已经得到的老航站楼的建筑图纸,迅即搭建起一座模拟性建筑,率领三十多名突击队员一遍又一遍进行实战演练,最后通过䌽排。

  为确保解救行动万无一失,佩雷斯和古尔报请拉宾批准,决定派出四架大力神式运输机运送战鬥人员、武器装备、车辆、食品和藥品。同时,加派两架波音飞机,分别担负现场指挥、飞机回程加油安排、恩德培机场上空巡逻等任务。第一架运输机由约纳坦率领的突击队员搭乘,一落地就换乘汽车直奔老航站楼。为确保这一任务顺利完成,有人忽发奇想,提出一个建议:阿明届时可能已开完会回到国内,可挑选他的一名替身,乘坐假冒的总统专车,在朦胧的夜色中衝过乌干达军人把守的安全检查站,迅速抵达老航站楼。佩雷斯和古尔都认为这是一个大胆而又颇具创意的建议,表示同意。寻找阿明的替身并不难,因为以色列国防军中有一些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高大而威猛的黑皮肤犹太人。

  没料到,寻找与阿明座车同型号的黑色奔驰车却不大容易。侦察营秘密派人在全国各地搜寻,经过整整一天的努力,同型号的奔驰车找到一辆,但是白色的。征得车主同意,急忙改涂成黑色。根据巴列夫上校提供的情报,又仿製了车牌,并选定两辆为总统座车保驾护航的越野车。

  鉴於劫机者确定的时限是七月四日中午,解救行动定於七月三日午夜开始,一小时左右结束。根据单个航程需要八个小时的估算,飞机起飞的时间定为这天下午三点二十分。起飞地点不是以色列的国内机场,而是当时处在以色列控制下的埃及西奈半岛南端的沙姆沙伊赫机场。这样安排,完全是出於安全考虑。如果从以色列本土起飞,容易被周边国家,甚至美国和苏联发现。而任何外方发现,将消息洩露出去,都会酿成难以预料的灾难性后果。

  七月三日中午,以色列内阁开会,最后审定解救行动计劃。但是,直到预定的飞机起飞时间,审定会尚未结束。飞机於是仍按既定的时间起飞,以确保按时抵达恩德培机场。佩雷斯在回忆录中说,他料定内阁会议肯定能批准行动计劃,万一不批准,就把飞机从途中召回。四时许,内阁会议终於批准。飞机这时已上天半个多小时,飞行在红海上空。

  为避开沙特阿拉伯、埃及、埃塞俄比亚等沿途国的监视雷达,飞机以不到三十米的高度超低空飞行,穿过红海后掉头飞向西南,越过埃塞俄比亚南部和肯尼亚中部,进入乌干达空域。此后,按照事先设定的暗语,飞机每隔十分鐘用无线电向国内总指挥部报告一次飞行情况。当地时间二十二点五十二分,第一架运输机抵达恩德培机场上空。说来也巧,这时正好有一架英国航空公司的货机降落。以色列这架运输机於是就紧随其后,大模大样地也缓缓落地。机场方面没进行任何问询或干预。飞机着陆时,后舱门早已打开,约纳坦率领的小分队发动汽车,按照事先确定的方位,人不知鬼不晓朝老航站楼进发。就这样,一场洲际间的人质解救战正式开始。

  约纳坦乘坐的黑色奔驰车在两辆越野车的保护下快速前进。在距离老航站楼不远时,不知从哪裏突然冒出两个乌干达哨兵。据以色列方面后来说,这两个哨兵起初以为前来的是总统车队。可是,总统的座车前不久已改换成白色,而前来的却是黑色的,因此不免生疑,举枪要求停车。见此情景,坐在奔驰车中的一个突击队员立即用无声手枪朝他们射击。但是,他们却机敏地躲开了。见此,越野车中的一个突击队员当即端起没装消声器的步枪,“突突”将他们打倒在地。约纳坦听到枪声不由大惊,担心老航站楼中的劫机者也听到,给解救人质这一中心任务带来麻烦。他於是命令车队加速向老航站楼衝击。   

  (“恩德培行动之始末”之五,标题为编者加)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