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HK人与事\白兰花\文秉懿

2020-07-13 04:24:1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花店主人在店舖门口排列一个挨一个高瘦的桶子,裏面放着色彩缤纷的花朵,挤得热热闹闹的。有一些品种的花朵附在花枝上,一丛一丛的,互相靠拢;有些则攀上花茎巅峰,昂首矗立,傲然顾盼。红妆粉黛争妍鬥丽,要赢取惜花人的注意。唯有白兰花,安静地待在一旁,不争不闹,在纷杂的世界中,是非、名利统统与它无关。

  店舖角落放着一块发泡胶盖子,白兰花被装在细小的透明袋子裏面,一袋一袋,整齐排列成上下两行,每行数量相同。一片纸张,上面潦草地写着“五元一包”四个字。五元,如今恐怕连一块蛋糕也买不到吧?这许多年来,白兰花的价格都在这个价钱徘徊,独立於市场变化之外。

  很多时候我经过花店,都会买一份白兰花。到了夏天,我是没有散发香气的花就不能安心过日子的人。大概这是因为花香可以安抚情绪,镇静精神。我拿来一隻扁平的圆形碟子,注上水,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花朵靠在碟子的边缘放下,堆砌成一个花环,放在通风的地方,有风,香气就会随着风飘扬,淡淡的。我也把白兰花串起来,挂在风扇上,这样,人造风被自然幽香感染,就会变得高雅和清淨。

  小时候在街上见到女人,多数是上了岁数的女人,把白兰花别在头髮上。近年几乎见不到这种打扮,这样走到外面,可能会吸引好奇的眼光。不过我在家也学着以白兰花装饰头髮,嗅着淡雅的花香,人也清爽起来。

  我居住的屋苑种植了不少树木,其中有一棵白兰花树,依偎一幢大厦生长,有十来二十呎高。夏天是白兰花绽放的季节,人经过那个範围,要是跟花有缘,又得到风的欢心,风就会为你成就一桩美事。清风徐来,承载一抹芳香,悠悠拂面,立即觉得身体轻巧。每一次我走过这裏,只要时间许可,我都会停在树下,什麼也不想,挂着微笑,就会有一股恬淡的空气把我包围起来。我浸泡其中,加上一点夸张的想像,虽然未能成为无所待的逍遥神人,也可以稍稍脱去一点俗气。我称这种行为为“偷香”,聊以逗乐。

  夏天,幸好有白兰花。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