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如是我见\闪电救援\高秋福

2020-07-13 04:24:1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对解救行动一开始就发生的这个出人意料的戏剧性事件,以色列人可能过多想到的是阿明的鲁莽,而低估了他的狡诈。据一位专门採访国家宫新闻的乌干达记者说,阿明生性多疑,总担心有人狙击其座车。因此,他不断变换座车的型号和颜色。这点,其实我也知道。我曾亲眼看到他外出不坐自己的奔驰车,而是坐在作为警卫车的越野车中。以色列人未能及时掌握阿明的变通之道,因而难免受骗上当。恩德培国家宫的一位行政主管则认为,以色列人那天发生疏漏,除总统座车的颜色变换之外,还有忽略了乌干达与以色列行车之道不同。以色列车辆是靠右行驶,而乌干达则是靠左行驶。乌干达士兵素质虽然一般不高,但他们一眼就看出车队行驶线路不对,心中顿时起疑,要求停车。

  这就导致犹太人“反应过度”,开枪射击。好在其他乌干达士兵没有听到枪声,或是听到后也没当回事,不然会给以色列人解救人质带来很大的麻烦。

  以色列的车队一抵达老航站楼,突击队员们迅即跳下,向楼门衝去。楼门“嘭”地一声被衝开,突击队员们按照事先的约定,用希伯来语高声喊道:“趴下,都趴下!”大厅中的人质听到母语发声,都本能地趴在地上。劫机者和乌干达军人不知所以,站在原地不动,一下子将自己凸显出来,成为突击队员扫射的目标。他们见状慌了手脚,只是胡乱还击。约纳坦一边喊叫,一边带领突击队员继续向裏衝。但是,尚未到达预定位置,他却突然倒地。其他突击队员只顾继续向裏衝,没有停下脚步。他们从大厅衝向相邻的房间,手枪、衝锋枪、手榴弹交替使用,很快将八个劫持者和三十多名乌干达士兵全部消灭。整个战鬥持续大约二十分鐘。等他们回过头来抢救倒地的约纳坦时,发现他失血过多,已经停止呼吸。最后清点人数,除约纳坦殉难外,还有两名突击队员受重伤。一百零六名人质中,一名老妪因病送往医院未归,三名在交火中不幸死亡,七人受伤,其余均平安获救。这时,另外三架飞机上的一些突击队员也赶来,同直接参加战鬥的突击队员一起,立即将所有获救人质、受伤人员和死者遗体运走,安置到有救治设备的第二架运输机上,不失时机地飞往肯尼亚。

  大功告成,各小组的突击队员按照事先的安排做扫尾工作。首先炸掉停放在机场上的十一架米格式战鬥机,炸毁其前方的大段跑道,严防乌干达空军赶来进行报复性追击。整个解救行动用时五十五分鐘。以色列的所有飞机最后均飞到肯尼亚,加油后飞离非洲大陆,沿着印度洋西岸北上,安全地飞回以色列。

  解救行动成功的消息传来,在耶路撒冷总理府静候佳音的拉宾、佩雷斯和其他官员,多日的忧虑立即化为胜利的欢呼。次日上午九时许,拉宾率领内阁全体成员来到本─古里安机场,不少民众从媒体上得到消息也自发赶来,欢迎“勇士们凯旋”。我多次听以色列朋友描述,突击队员走下飞机,是一片胜利的雀跃欢呼;获救人质同家人相见,悲喜交加,抱头痛哭;伤员和逝者的担架一出现,所有在场人员都屏息伫立,低头表示哀痛。佩雷斯在回忆录中说,这是以色列国防军承担和完成的一项最大胆、最危险的任务,一项距离家国最远、距离敌人最近的任务。他称讚约纳坦是一位杰出的指挥官,“以自己的勇敢征服了朋友、战胜了敌人,以自己的牺牲换来全体国民头颅的高高昂起。”政府在耶路撒冷为他举行了隆重的安葬礼。他参与和指挥的这次恩德培反劫机行动,因神速如闪电而被称为“霹雳行动”,因神勇无畏也被称为“约纳坦行动”。

  (“恩德培行动之始末”之六,标题为编者加)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