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如是我见/化干戈为玉帛/高秋福

2020-07-14 04:24:1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恩德培解救人质行动结束,而鬥争并未结束。

  从国外开会归来的阿明,得悉后来被乌干达人所称的“恩德培之劫”,简直怒不可遏,斥之为“赤裸裸的侵略行动”。我多次听乌干达友人说,这位暴虐的军人总统在其恩德培国家宫办公室大爆粗口,怒骂以色列人“是可耻的侵略者,不是人”,表示“一定要惩处他们”。他一边叫嚷,一边拔出随身佩挂的手枪,朝天花板一阵怒射。此说流传甚广,后来证实并非虚言。一九七九年初,阿明政权垮台前夕,这位深感危命难保的军事强人召见中国驻乌干达大使馆临时代办,恳请中国相助一臂之力。我有幸陪同代办前往恩德培国家宫,看到会见厅的四壁弹痕纍纍。礼宾官私下悄然告诉我,那就是总统先生几年前怒斥犹太人留下的见证。

  逞尽口舌之快以后,阿明得悉有个犹太人质因病滞留在首都的穆拉戈医院,当即下令“将她幹掉”。这个病人就是后来我在耶路撒冷结识的《话报》总编辑的母亲多拉.布洛赫。

  如何惩罚以色列呢?阿明苦思冥想,於是亲自出马,致电以色列总理拉宾,严词谴责以色列的“武装侵略行为”,要求偿付乌干达为人质提供食宿的花费,支付乌干达伤亡人员的抚恤金,赔偿乌干达建筑遭破坏和飞机遭炸毁的全部损失。电报称,如果一周内不回答,乌干达“将採取包括流血牺牲在内的一切行动进行报复”。电报发出后不见回应,据乌干达外交部人士建议把问题提到联合国安理会。之后,在非洲统一组织的推动下,阿明只好指派外交部长朱马.奥利斯.阿布达拉前往纽约。安理会开会,阿布达拉和非统组织的代表齐声指控以色列严重侵犯乌干达的主权。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赫尔佐格则反称,乌干达直接介入劫机事件,支持国际恐怖活动,理应受到惩罚。众多非洲和阿拉伯国家同情和支持乌干达,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则支持以色列。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则是各打五十大板,先说恩德培行动“严重破坏了一个联合国成员国的主权”,随后又说“国际社会现在需要共同对付国际恐怖主义所造成的安全威胁”。最后,事情在联合国就这样不了了之。

  阿明政权垮台后,乌干达同以色列的关係一时未得改善。以色列倒是想以乌干达为突破口,实现重返非洲的梦想。但是,乌干达新政权领导人约韦里.穆塞韦尼是国际政坛上著名的激进人物,对以色列伸出的橄榄枝一时不予理会。执政十多年后,历经磨难,他逐渐从激进的理想主义者转变为圆通的务实主义者,内政与外交政策均有调整。以色列注意到这一点。而恰在此时,拉宾再次当政,佩雷斯出任外交部长,於一九九三年九月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签署具有历史意义的和平协议,双方声言相互承认,结束敌对状态。一九九四年七月,以色列同乌干达恢复中断长达二十二年的外交关係。二○一六年七月,在恩德培事件发生四十周年之际,内塔尼亚胡以以色列总理身份正式访问乌干达,再次来到恩德培老航站楼,为其胞兄默哀致悼。二○二○年二月,内塔尼亚胡总理率领一个庞大代表团再次访问乌干达,庆祝两国恢复外交关係二十六周年。一般认为,以色列和乌干达出於各自的需要,都在努力恢复和发展两国之间的友好合作关係。这就不禁令人想起关於国家关係的那句名言: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有的只是永恒的利益。   (“恩德培行动之始末”之七,标题为编者加,全文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