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柏林漫言/另类关卡/余 逾

2020-08-14 04:23:5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除了柏林,我还真想不起来有哪个城市,几乎所有的公共厕所都要收费。这还包括了大型百货公司和一部分餐馆的厕所,唯一例外是机场。

  还记得我第一次走进柏林这家高档的百货公司,平街层都是一线品牌的那种。我确实没想到这种商场的厕所竟然会要收费。当我走进二楼的厕所时,门口站着一位身穿工作服的清洁员工,彬彬有礼地给进进出出的顾客说“您好”“再见”“祝您有美好的一天”。没人进出的时候,他便会拿起清洁工具挨着一个一个厕所格子做清洁。

  厕所门口的小桌子上摆着一个盘子,上面有零星几个硬币,一欧的两欧的,还有五十分的。有的人是进来时便顺手放下一个五十分的硬币,或者放一个一欧元的硬币同时拿走盘子裏的五十分。也有些人进来的时候匆匆忙忙,等从厕所裏出来时,他们再不慌不忙翻出包裏的零钱袋,再“投币”付钱。

  当然,这裏看上去像厕所门票收费只是长久以来形成的一个习惯。你不给,也不会有人强行让你付钱。而小朋友上厕所,是免费的。然而,有些地方的厕所乾脆设有一个自动收款机。厕所的门口是一个转动门闸,投币,甚至有的还可以刷卡,付款成功以后,便可以进入。有的机器还会打印出一张极其精美带激光标籤的“如厕收据”;有的还多一个步骤,就是机器打印出一张条纹码,然后从厕所入口的地方扫码入厕。柏林这个连坐火车坐地铁都不设门卡的城市,进入厕所却有一种“关卡重重”的感觉。

  有时候我带着小朋友出门,他们总要等到最后一分鐘憋不住才喊要上厕所。於是我就只能找就近的餐馆或者咖啡馆借用厕所。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是没有片刻犹豫地大方让小朋友们进去,哪怕是有时候明明大门口还贴着告示──“如果不是本餐馆顾客,借用厕所请付五十分。谢谢。”毕竟,在柏林,小朋友们从搭乘公交到逛博物馆都是免费的,上个厕所,也当然不用“买票”。有时候我们有点过意不去,便会主动买咖啡或者麵包什麼的,表示感谢。

  而在大型火车站的快餐店,购买小票底端有个厕所条形码,可以用来使用餐馆裏的厕所一次。所以哪怕是不打算买东西只想上厕所的客人,有时候也会象征性地买瓶矿泉水什麼的,好歹可以免费换来“价值”五十分的厕所门票。

  在柏林日子长了,不爱携带现金的我却多了一个零钱袋,从来不愿意揣硬币的先生也总会放几个硬币在兜裏。这是“当地人”才懂的秘密,装的可是“救济基金”。

  对於这个不大“方便”的现实,德国人也早已习以为常。毕竟,几乎每一个厕所都很乾淨,也很少遇到厕纸或者洗手液短缺的情况。说不定他们还觉得,物超所值。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