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君子玉言\让我们看云去\小 杳

2020-08-19 04:24:0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一向不眠的香港,因疫情爆发,在不算深的夜裏,人影寥落。球场被红线封围起来,不见昔日的呼啸少年,慢跑径上零星的人影默默奔跑。月橘的香气格外浓郁,只迎来空蕩的叮噹车疾驶而过。经历自一八八四年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七月,夜风开始凉爽了。榕树叶落满街头,但草木对季节更迭甚是敏感,在看似四季如一间,悄然落了旧叶,发了新芽。谁能说草木无心呢。

  孤独的夜行人,数着自己的步子,却被自己的影子吓了一跳:因为路灯的缘故,照出了两个人影,似人尾随……转念:这不正是“对影成三人”吗?

  禁足禁聚+两点一线+三餐盒饭+(5+2)的日子,看云成了余暇的故事。

  前段时间,密友生日,坐遊艇出海。壮起胆子第一次海游──确切讲,是学会游水后、第一次在南中国深海游泳。小小的紧张尚未平息,转眼人就惊到了:头顶是怎样一片天空啊!漫天霞光花团锦簇,浅粉淡黄橘红,简直油画一样;海面锦波瑟瑟,流金溢彩,似彩色乐谱。这交响诗般的想像力,人只有献上膝盖膜拜的份儿了。

  於是看云成瘾。案牍之侧,凭窗可见一大片海,一大片天。每到下班后的傍晚,与同事打赌猜测今天的落日晚霞会怎样。正说着,眼睁睁看见平铺直叙的云,突然间变魔术一般,仪态妖娆起来。这是要讲故事啊!顾不上打赌,丢下电话往楼下跑,气喘吁吁狂奔到海边,可是云不管你多辛苦多虔诚,在七八分鐘内早已变了无数情节。故事的结局往往两种:不出所料──好看;有点失望──平淡。云从平淡到绽放、再从灿烂归於岑寂,就是一瞬间的事,但它每时每刻都不一样,令人乐此不疲。

  很多事情的迷人之处,就在於它的不确定性。猜不到结局的故事是最好玩的故事,有所期盼的生活是最有趣的生活。

  世上最值得期盼的情景,一是恍然大悟,二是喜出望外。那些大大小小的失望,也都是经历了期盼之后的失落,可是我们决不会因有失望的可能,而放弃期盼。比起失望的或然性结果,期盼的过程更加美妙。那些按部就班闭着眼睛就能想像的生活,就像剧透一样,没味道了。我一直觉得,生活不只有一个路径和答案。生命有涯,生活却有无限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让未来充满悬念,使生命更加丰盈多汁,值得想办法尝试一下。

  小时候有一个想破头也没弄明白的事:为什麼同一片大海,有时蔚蓝有时青灰呢?后来才知,大海之颜,就是天空之色。有蓝天,才有碧海;有彩云,才有锦波。你的态度,就是你的生活。

  一朵云,略显单调。如果恰好落在山头,云俏皮了,山灵动了;万里晴空,不免乏味。如果恰好映在大海上,碧水有了,岸边的绿树也衬托出来了。就这麼左一搭右一搭,一幅画成了。所谓风景,就是看似不经意又恰到好处的搭配。云往往来负责这灵光一闪的点睛创意。云看似轻柔,随便一阵风就把它撕扯得支离破碎。可是云一旦聚成气流,足以摇动一架飞机;一旦化作倾盆骤雨,足以冲刷一切坚硬的物什,势不可当。

  以往总认为天空是古老的,海洋是古老的,山峰是古老的,几百年前这样,现在还这样,太恒定了。唯有云、季节是新鲜跃动的。可是再想想,一切都是新鲜的呀:苍老的天,昨雨今晴;苍老的海,时刻有新鲜的水注入又流走;苍老的山,岚烟花草生生落落。就连我自己,也并没有一天天老下去,因为每天的心情和思考都是新鲜的。就连眼下手中刚出炉的法棍麵包,它看起来沧桑,咬下去如铁,耐心咀嚼一番,顿觉麦香蒸腾,朵颐留芳。

  幼时听校园歌曲,刘文正《让我们看云去》、青山《问白云》什麼的,感觉那时的人都挺文青,约妹子、自己发呆,统统去看云,够萌的。如今,歌手们都年至古稀,而后来人看云的心情生生不息。在疫情禁足的日子裏,在拥挤而疏离的城市裏,在叵测嘈杂的世事忧心烧脑时,去看看云。随着风云变幻而来的,未必不是一个新鲜喷薄的世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