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君子玉言/疫情下的奢侈品\小 杳

2020-10-21 04:24:0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疫情下,友情难能可贵\资料图片

  秋风渐爽,濡热散去,正是香港最好季节。周末的铜锣湾,人流不似过往那般拥挤,只有外傭一如平常三五成群围坐天桥下,聚餐唱歌。与友匆匆走过,竟无閒逛的意愿。疫情之下,不知不觉,很多东西悄悄改变。其间,可能有不少故事,也可能简单得没有故事。我的生活简单之至:两点一线,三餐盒饭,五六夥伴,日月香江,几近一年。

  一些事情,开始出於对疫情的担忧不敢做不能做,逐步变成发自内心的不想做不愿做。比如逛街──想去一鞋店看新款,步行不过几分鐘的路,磨磨蹭蹭半天才去。结果空手而归──过去看啥都想买,现在看啥都挑剔,甚至对买东西有了负罪感。不过,随着口罩由应急用品变成日常必备,忍不住琢磨起时尚性。虽然储备足够用几年,还是额外买了一些彩色口罩,粉的紫的黄的,搭配衣服用。还有一些与众不同的改变,人家因疫情成为厨艺大师,我成了盒饭忠粉;人家因疫情注重运动,我几近荒废了好不容易学会的游泳;人家更多户外放风,我重回宅客生活,更多静心写作。

  疫情成了最大的哲学家,帮我们用三观画出半径,作了筛选,将我们的生活提炼成必须VS非必须:身体好是必须的,会调适心情是必须的,脑子够用是必须的,情谊是必须的。衣服不必太多、社交不必太广、朋友圈不必太大。疫情下的奢侈品,除了口罩消毒液,差不多都是非物质的。

  自这个庚子大年三十晚上,与几位留守香港的好友吃年夜饭,没想到这成了一年来的模式──疫情当中持续的限聚令下,或隔空聊天,或小範围聚会,必须是最知心、最信赖的人,必须在最可靠、最安全的地方。

  失眠之夜,打电话“骚扰”好友,这傢伙竟然也正睡不着,捧着电话一通七聊八聊,从吐槽香港疫情到讚叹内地经济生活复甦,从特朗普得新冠三天“康复”到美国大选,从三餐聊到三观……看到一句有趣的话:“房子是一五五二年的,可花却是上个礼拜开的”,居然也讨论半天。越说越嗨,一不小心竟聊到凌晨五点。

  无话不谈的闺密Connie过去常常见面聊天。疫情兇险,外边不能去,她曾来我公司吃盒饭聊天,奈何太匆忙不能畅叙。六月底她过生日,恰好限聚令稍放开,邀我与家人在中环一家日餐馆小庆,小小的餐馆正好可坐八位,相当於包场。后来她邀我到家裏,我从食堂打两份饺子,她从酒楼叫一些滷味,家庭式便餐閒聊,亲如姐妹。

  去年结识的警察朋友刘sir,经我介绍与几位同道好友成了兄弟,继而又加入法官朋友D官。周末在Billy家庭院小坐,椰影月朗,专业小提琴手的琴声天籁绕樑。Chole感慨:恍若隔世。开心之余百感交集,有点唏嘘。

  还有惊喜的偶遇如上天所赐。那天在公司大堂与W生擦肩而过,虽然是一瞬间,又都戴着口罩,还是彼此一眼就认出来,开心不已。毕竟是认识十多年的老朋友。过去经常聊天餐叙,记得上次喝茶还是春节前,一晃居然十个多月了。我们共同提议戴口罩拍照,以纪念此时此刻,约时再聚。

  疫情打乱了很多计劃,计劃中的出差、旅行、聚会……或取消推迟或以其他形式举行。留守香港,除了工作公务,属於自己的日程,无非发呆走路,念叨朋友。聚来聚去,就那麼几个人,也不嫌审美疲劳。几天不见就挂念。一个电话,就知道是那几个傢伙临时起意,就知道你会随叫随到。昨天刚见,今日再聚,竟觉得:真不像话,怎麼才来叫我?前几天我出差,他们说:好久不见。掐指一算,不过半月未聚而已。

  友情过成了亲情,各自成了彼此生活的一分子。若不见到,就像生活缺了一角。每一次相聚,看似灵机一动,更像是期待已久的等候,蓄谋已久的策劃,千挑万选的良辰美日。互相蹭吃蹭喝,你请燕翅鲍随你便,我请滷麵馄饨更受欢迎,最有特色的请客是打疫苗。轻鬆惬意,不多说,不客套。也有精心设计的主题:七月底C兄生日,八月底Cindy生日,九月底大哥生日,海上凭栏望云当歌,踏月而归。

  友C终於要搬家了。这一段有预期却因疫情而延宕的日子,让人对身边一切多了些小心思:有的断捨离,有的更加眷恋。山村蓝塘、山光毓秀……都成了带着故事、带着味道的记忆。搬走前,小聚铜锣湾,酒至微酣,忘了今夕何夕,不觉午后阳光茂盛,秋意温柔。谁能想到这帮傢伙跑到铜锣湾,不是逛街,只为晒太阳,体会这人间珍贵。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