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闲话烟雨/毛公鼎\白头翁

2020-10-23 04:24: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毛公鼎现藏於台北故宫博物院\资料图片

  先秦文化中,最值得彰显的是青铜器文化。夏商周称之为青铜器时代,从公元前二十一世纪到公元前三世纪,历时一千七百多年,榜上有名的青铜器至少有十万件,青铜鼎居首,评出的十大青铜器中,毛公鼎傲然居首。

  毛公鼎现藏於台北故宫博物院,乃镇馆之宝,非经过“三关六道”难得一见。一九九六年内地著名青铜器专家李先登先生赴台考察,来到台北故宫博物院,时任院长的秦孝仪先生亲自出面接待。泰斗相见,岂可空谈?秦先生捧出一把铸有铭文的青铜剑,请李先生品鉴,名为观赏,实为考测,当场辨真假。李先登细细看过,望着在座的几位皆大师级的青铜器专家言之:“剑是真的,文是假的。”一语服众人。李先登先生提出自己的要求,一要与毛公鼎合影,二要参观一级品馆。李先登先生研究青铜器几十年,见之无数,唯魂牵梦绕毛公鼎,今日终得如愿。

  毛公鼎漂亮、端莊、稳健、大气、轩昂,一副皇家瑞气,荦荦大端;一派堂堂君子气,满腹经纶;通体凝重深沉,让人肃然起敬,这就是皇皇数千年鼎文化的代表。放在广安门广场上,也会有一种昭昭然勃緎的气场。

  毛公鼎高近五十四厘米,重三十四点七公斤,却显得高大沉重,国之重器。大口圆腹,双耳直立,半球状深腹,三隻鼎足,敦厚有力。鼎上饰纹,高雅樸实,轻鬆明快,简洁有力,标志着西周晚期的青铜鼎更自然、更讲究艺术和生活追求,不再枯燥,绝无呆板,有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到西周鼎文化已臻成熟。

  最难能可贵的是毛公鼎腹内有长篇铭文。腹有文章惊四海。毛公鼎腹有铭文五百个字,是迄今为止在先秦青铜鼎中铭文最长的,这也决定了毛公鼎的鼎量级。

  毛公鼎铭文是一篇完整的“册命书”,是周宣王为励精图治,中兴王室,革除积弊,册命忠臣毛公音,委以重任。相当於宣布任命毛公音为全权总理大臣,将国事拜讬於毛。继而又告诫、鼓励毛公音要勤奋,不要懈怠;要辅佐王室,不要忘记百姓,免遭丧国之祸。讲得言之凿凿,语之切切。后面又重赏了毛公仪仗、车马、兵器等。毛公为感谢周王的恩德,特铸造此鼎以资纪念,叮嘱后世百代,永作珍宝珍藏。

  毛公鼎铭文,皇皇巨作,端端鸿篇,不仅是一篇极其难得的第一手历史资料,郭沫若曾言,长篇青铜器铭文说者每谓足抵《尚书》一篇,然其史料价值殆有过之而无不及。毛公鼎铭文在艺术上极美极佳,高品高质,曾震惊整个艺术界。清末著名书法家李瑞清曾言:“毛公鼎为周代庙堂文字,其文有如《尚书》;学习书法不学毛公鼎,犹如儒生不读《尚书》。”嗟乎,愧然今日方知,鼎之文化竟然如此博大精深,鼎文化竟然如此灿烂辉煌。呜呼哉,方知字字如珠绝非阿谀文人自喻笔下文章,而是毛公鼎之铭文也。

(“观鼎”之三)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