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自由谈/选举与玻璃喇叭\海 龙

2020-10-30 04:24:0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一百年前,马克吐温写了篇讽刺选举政治肮髒的寓言故事《金喇叭》传遍世界,可视为美式民主的一个註脚。它的好处是生动、家常,把複杂抽象的道理讲得无比世俗好懂。

  美国被塑造成民主典範和选举公平的模板。那麼,它真的是由选举和民众决定国家和制度的命运吗?先让我们看看是什麼人选举以及什麼人操纵选举吧。

  前些年美国主流媒体和研究机构发表过报告,裏面透露了美国“民意”和政策制定者是由什麼样人来构成。其统计数字大约是35%+35%+20%+9%+1%模式。

  这个政治统计学数字是如何分配的呢?通俗地讲,如果我们把美国人的基本文化/政治素质和参政热情排成一个金字塔,那麼最下边的约35%是既不投票也不关心政治和国家大事的人群。这些人甚至都不必识字。可是,千万别误以为这些“无知”的美国人没有观点。他们却往往是美国最富文化优越感的一群。说起别国的事情,虽然自己无知到了极点,他们却仍然勇於指手画脚,不知耻。这基座之上的一层是,大约另35%的美国人每四年参加一次选总统投票,此外则很少参加其他投票。这些人收看电视新闻,也翻翻当地报纸。上述所举这两组数字已经囊括了70%的美国人。

  接下来的20%相当活跃去投票,他们热衷於改善社区乃至於国家的状况。再上一层楼,有9%的美国人很富有使命感。他们热心参加各类活动,关心时政,给当地报纸甚或大报写信表达自己的见解,并在选战中帮助自己中意的某位政治候选人,非常投入且卖力。最后,在金字塔最高端,站着那1%的美国人。这些人自认是美国的“精英”。他们觉得自己在塑造着美国的公共政策和国家形象。他们是当选议员,政府高官、智囊人士以及大学教授等。是他们掌控着美国。

  这个算术很简单。实际上就是约30%左右的人引领投票操控美国。在这场遊戏中,真正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人少於10%。而1%的政客才是美国的主人。

  但怎样赢得广大选民而获得主政呢?首先要抓住第一层的9%,对这些人,要谈理想。而如何糊弄和赢取其他层那些更富决定性意义的多数选票呢,政客们就打铁粉牌和穷人牌,这是选战成功的一门学问。其实,说穿了,其诀窍在於政客要敢吹牛、铤而走险;或假公济私,用多发救济、耗尽积累和民财、掏空国家积蓄来贿赂多数,骗取选票──两者同样危险和缺乏政治道德。

  然而,这些政客当选后,却发现靠漫天吹牛许诺好处骗选票易,想当一个合格的主政者却难。当家后方知柴米贵,於是他们就撕毁许诺,选民当然会不依不饶。这些政客因此或靠挑起国际事端转移民意和知识分子视线,或靠增加税收维持庞大开支以救济投票的穷人。

  利用政治、宗教和国际矛盾挑拨拥趸非理性的狂热以渔利,的确可能是个应急妙招。此外,採取贿贫政策,利用青年、穷人、族裔矛盾和弱势群体也是异曲同工。

  这些可被利用的票仓大都在金字塔中下部的70%。既然是贿赂和欺骗他们,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语不惊人死不休,面对狂热民众,如果空头支票开得不够大,胸脯拍得不够响,胜算就难保。千万不必怕吹牛的后果,其实政客说话鲜有兑现者。

  这时候,选民似乎成了被勾引、被宠爱的一群。可是过了选举日,他们手中的票一投出,指望政客实现他吹出来的诺言?做梦吧!

  这样的故事每四年循环一次。既然这种闹剧长年演,难道选民就甘心屡屡上当?打愚民牌和打穷人牌是政客屡试不爽的独门秘笈。难道他们不怕选民秋后算账?其实,选举剧本永远主题相似,情节却年年不同;故事、角色和细节每次花样翻新,演员和演技也年年不同。看戏的只求热闹,又有谁愿意煞风景、戏还没演完就吵嚷着退票呢。

  人们是健忘的。即使选民后来明白被政客玩弄,他们后悔了,那又能怎麼样呢?按照遊戏规则,美其名曰是要用民主的力量和选票说话,只好再等四年。四年后,又是旧瓶装新酒,一轮新的故事出场。这是一个有趣的轮迴。上阵的演员非常入戏,由於演戏太投入,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只是演员而误认自己是导演甚至编剧。

  其实,戏演完了,脱下戏装洗去脸上粉墨孤独走夜路回家的时候,他们才又一次知道了自己是谁。

  马克吐温时代是金喇叭,现在却沦落成玻璃喇叭。这喇叭看上去亮丽光鲜,但却连吹都不能吹了,只是银样镴枪头。炫耀一番,等到选完,稍稍一碰就碎成一地不可收拾。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