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柏林漫言/疫情期间的酒店与餐馆\余 逾

2020-11-20 04:23:5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欧洲第二波疫情来袭,柏林的餐厅冷清\作者供图

  欧洲新冠肺炎疫情第二波来势汹汹,德国周边邻国波兰、捷克、法国及比利时都是重灾区,确诊人数猛涨,日创新高。德国对於来自这些国家的入境人员都有严格的隔离和测试要求。不仅如此,看到人口密集的首都柏林日益增长的确诊人数,不少州对於柏林居民的“来访”也提出了应对方案。

  柏林和勃兰登堡州的关係和位置相当於北京和河北省,从柏林最中心开车出发,最快半个小时便能开进勃兰登堡州。勃兰登堡州颁布了规定:所有来自柏林的居民如果要入住勃兰登堡当地的酒店,必须出示四十八小时内的新冠病毒测试阴性证明。柏林民众,妥妥地“被嫌弃”。

  对於到底应不应该对来自德国境内高危地区的居民入住酒店有所限制,德国的各个州争论不休意见不一。疫情严重的州本身是风险区,也就没理由要求其他风险区的人员出示新冠病毒测试证明;而疫情不太严重的州一方面担心“输入性病例”,另一方面也要承受来自当地商家的压力。

  关於酒店入住条件的争议在第一次德国总理、部长及州长之间长达八小时的会议中都没有达成一致决定,直到半个月以后,最终联邦政府敲定封锁条例时,把酒店的入住条件定为:不接受以旅遊为目的的入住,仅允许出差的商务旅行人士和有必要理由的人士入住酒店。只是,这也是个“软性”的条件,既没有要求出示公司或者出差证明,也没人来调查你到底是不是来旅行的。所以在德国,很多事情都是条款规定在那裏,少有人监督,然而贵在自觉。

  这一轮封锁除了酒店入住率大受影响,被关闭堂食的餐馆老闆们更是苦不堪言。

  全面封锁关闭堂食的前一周,我们打电话到一个紧邻遇难犹太人纪念碑的餐馆订餐,说订四人的晚餐位置。这个餐馆平日座位一向紧俏,而这次电话另一头的餐馆老闆说,直接来即可,不需要预订。去到餐馆才发现,整个餐馆空蕩蕩一个客人都没有。老闆说:“从上周开始,生意跌了百分之九十,像我们这种在景点旁边做遊客生意的,受影响太大了。我这餐馆开了十年了,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糟糕过。”

  “要不像其他很多餐馆一样开始外卖业务吧?”

  “算了,没意思。”老闆摇摇头,“加入外送App要钱,每一单送餐要提成,还要额外的送餐费。我这小本买卖,等於白做。”

  华人餐馆群裏每天也是不断地发菜单,送餐还赠送小菜,代购奶茶。华人餐馆老闆们这个时候彷彿少了平日的竞争,更多了一些抱团取暖的感觉。有位老闆娘跟我说,我们是有苦难言啊,成千上万人上街遊行不管,就拿我们餐饮业开刀。说到一半,老闆娘欲言又止,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唉,什麼时候是个头啊?”

  什麼时候才能回归到“普通”的日常啊?餐馆老闆娘想知道,华人们想知道,德国人想知道,所有人都想知道。希望那一天早日来临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