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柏林漫言/疫下住酒店\余 逾

2020-11-27 04:24:0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疫情当头,我们一家四口却搬进了酒店。心情有点複杂:有点担忧,担心公共场所的衞生;有些兴奋,毕竟,住酒店可以当作假装在旅行。

  为什麼要搬去酒店?因为我们的房东要更换厨房和厕所的管道,大约需要四周的时间。与其说是房东,不如说是我们这个商场和住宅群楼的房地产开发商老闆。从年初开始,整个商场在翻修,住宅在轮流一套一套地更换管道。

  德国法律规定,如果是房东的原因需要房客搬出公寓,房东则需要免除这期间的房租,除此之外还必须为房客提供同等条件的住宿,或者支付房客自己寻找相应住宿的费用。

  据物管说,他们的常规操作是让租客住到群楼裏的一间五星级酒店,但是我们一家四口两大两小,酒店不大好安排。於是我们向他们提出要不帮忙寻找一个短期公寓,或者补偿我们自己找住处。来来回回商量再加上疫情耽搁了前面的工期,这个换管道工程从夏天一直拖到了深秋。於是,在欧洲疫情第二波这个风口浪尖上,我们搬入了酒店,开始了为期四周的“假装在旅行”。

  两个小朋友在家裏收拾了半箱衣服和半箱书籍玩具,对於换一个新环境他们更多的是兴奋和期待。来到酒店,门口一个大牌子写着:“我们分享快乐,我们不分享病毒。”入住后,酒店对疫情的重视再加上德国人一向严谨认真的态度,让我们对衞生的担忧也慢慢减少。

  酒店为我们安排了连通的两个房间,一个大床房和一个双床房,每一个角落都收拾得很乾淨,并且最大化地减少了房间裏不需要的用具。比如菜单和服务手册,都採用了扫二维码操作。酒店从大堂入口,到每一层楼的电梯,到每一个房间裏,都提供了用於双手的消毒液或者消毒纸巾。只要在酒店的公共区域,所有人都必须戴口罩。

  我们搬入的前两周,酒店餐厅还是允许营业的,每天的自助早餐,客人们很自觉地戴上口罩再取食物,直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才会除口罩。两周后,政府颁布封锁条令要求关闭餐馆食堂,於是我们每天的自助早餐变成了点餐。每天晚上填一个点菜单,挂在门口,第二天一早就会按预约的时间送来。这是小朋友们最喜欢的部分,一份早餐包含一份冷饮一份热饮,一份水果、酸奶、麦片,还可以选择一份热的甜食,比如可丽饼或者华夫饼,还提供一份鸡蛋热点,以及现烤的牛角包苹果批。每天早上小朋友们把他们的零食盒装得满满的,把早餐富余的牛角包分送给他们的小夥伴,特别高兴。

  如果要说酒店与家裏最大的不同,不得不说是电视。我们家没有看电视的习惯,也就没有电视机。而酒店裏,有世界各地各种语言上百个电视台。这段时间入秋降温,室外冷飕飕,除了上学小朋友们也不愿出门。当时正好赶上美国大选,不同国家的电视台有着完全不同的“观看大选”角度和见解,这无意中成了那段时间裏最有意思的事情。

  这一段假装在旅行的日子,过得比想像的要有趣和开心很多。感觉再困难的封锁,也抵不过一份丰盛的早餐。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