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人与事/邂逅张光宇\姚荣铨

2020-12-30 04:24: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张光宇自画像\作者供图

  我与张光宇在一九五五年邂逅。当时,我的舞美老师张坚安被上海电影厂请去设计闽剧戏曲片《炼印》戏服,他叫我跟去见一见设计界“三张王牌”中的第一王牌张光宇。而另外两张王牌是光宇胞弟正宇和张仃。

  张光宇早年师从张聿光,是我国最早一代舞台美术家。我也曾见到过正宇为《抓壮丁》设计的舞美,而张仃那时已经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后来我在《新民晚报》当文化记者,曾採访苏州桃花坞年画时与张仃不期而遇。当时张光宇正好在上海电影厂,他听说《炼印》的戏服由张坚安设计,张坚安也画过漫画,而且还上过张光宇所编的漫画杂志的封面,故而光宇先生提出见见面。虽然见面时间不长,他们相当投契,对话颇为有趣,光宇说他注意上海有个“装置坚安”,问起为何用日语装置来称呼舞美。张坚安说,他本来是建筑师,正式转行设计绍兴戏、申曲的布景服装,欲与众不同就用了这个“舶来语”,因此曾有人猜他是从日本来的装置家。光宇先生听了哈哈一笑。在我的印象中,张光宇平易近人,没有一点王牌架子。

  再次邂逅张光宇,是在“文革”结束后。当时我去徐家汇藏书楼“认领”一批图书画册,进楼一看,满地都是图书,如何“认领”?给你几张纸,填上自己被没收的图书名录和数量,然后自己去用麻袋装,最后出来时工作人员核对之。我记得有一本张光宇厚厚画册《西遊漫记》和四大册《上海漫画》杂志合订本。《上海漫画》是由张光宇和叶浅予合编的,曾连载后者的长篇漫画《王先生》,后来大众滑稽剧团范哈哈要将《王先生》搬上舞台,我是到上海旧书店觅得。我几乎找遍藏书楼,却找不到《西遊漫记》等书,但是惊喜收穫了一本薄薄的土黄色封面的张光宇《民间情歌》,出门核对时,因为太不引人注目,所以被“鱼目混珠”放行了。其实,《民间情歌》与《西遊漫记》皆是张光宇的力作,不是鱼目而是珍珠。这也是我有幸又一次邂逅张光宇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