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柏林漫言/网 课\余 逾

2021-01-01 04:23:5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二○二○上半年德国全面封锁时,学校开设过网课,这对小朋友们来说并不算陌生。但自从暑假前恢复面授课堂,到秋季正常开学,所有人都以为这样的“正常”可以一直持续到圣诞假期。然而想不到,就在离这个学期结束还有两周半的时候,学校发生多宗新冠肺炎确诊,超过一百人属於“密切接触组”需要隔离,学校不得已关闭实体课,开始网课。

  小朋友们自然是不开心的,不能见到自己的好朋友,不能和同学们一起上课。我也有些惆怅,看着马上就放假了,怎麼“晚节不保”?美国的好朋友安慰我说,知足吧,你看看我们,都已经网课大半年了。

  说得也是,已经不错了。

  心态调整好了,还是有很多琐碎和具体的事宜需要安排的。简单举例,我现在用电脑写这篇稿,就是趁着儿子午饭的空档。因为我和先生一人一台电脑,儿子和女儿平时没有自己的电脑,现在要上网课,他们用的时候我和先生就没有电脑用了。

  已经网课好几天了,依然有这样那样的突发状况。比如说,学校突然断网,在学校上网课的老师就突然掉线了;再或者,老师通知视频会议的邮件有的家长收到了有的没收到,家长群裏便是一片问号;再有的时候,粗心的小朋友之前忘记从学校带回需要用的笔记或者书,家长们便手忙脚乱地互相帮忙拍照发出来“救急”……

  事实上,虽然时间仓促,老师们还是很努力地在学校关闭前有限的时间裏为网课做了準备。有的班主任在最后离校前非常细心地打印了课程表,上面清楚详细地写好了从网课第一天到学期结束的每一天的课程内容和时间安排,并且还尽可能完整地打印了绝大部分上课需要的教学材料。我记得离校那天晚上,家长们在群裏纷纷讚扬老师的细緻和用心,有位家长还代表大家给老师发了一封电子贺卡。在这个忙碌焦虑的时刻,这样的点滴总是让人觉得很暖心。

  网课时期,家长们也各有各的担忧。有的家长担心小朋友长时间对着电脑上网课会影响视力;有的家长对小朋友们不能在一起玩耍也表示压力很大,特别是很多需要在家上班的家长面对小朋友们时时要求陪伴玩耍表示有点力不从心;也有另一部分家长禁不住小朋友们苦苦哀求说要和好朋友“Play date”小聚,但在疫情如此严重的现阶段,他们呼籲所有家长联合起来一起“狠心”拒绝这样的请求。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网课代替了课堂。往常上自然课地理课,老师们都会带小朋友们外出“探索”,但现在也变成了图片和视频;音乐会也不能再合奏,只能是线上独奏会;体育课小朋友们也不能一起练柔道,而变成在线跟着老师蹦蹦跳跳……

  我看到的德国家庭,面对这一切的不得已,有焦虑,有担忧,但也表现出充分的理解和配合。说好的一起共渡难关,在一个个普通家庭裏并没有太多了不起的壮举,只是每一个人默默地平静渡过这样一个灰暗的冬天。

  就像德国抵抗新冠肺炎疫情的宣传片裏说:我们都是抗疫英雄,战场的前线就是家裏梳化,对胜利最大的贡献就是足不出户。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