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英伦漫话/隧道尽头的曙光\江 恒

2021-01-03 04:23:5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跨年夜,伦敦旅遊热点肯顿市集人迹罕至。\美联社

  新年的鐘声刚刚敲过,电话另一端便传来英国友人老魏的声音:“谢天谢地,我还活着!”听得出,他在试图保持平静,但语气中分明五味杂陈,有痛苦、忧伤、鬱闷、无奈,这些又何尝不是大多数人在过去一年经历疫情的切身感受。

  在近日铺天盖地对二○二○年的回顾中,已很少见到以往那样讲述着不捨和眷恋,几乎一边倒是决绝的告别,再见了“瘟疫之年”、“死亡之年”、“孤独之年”、“绝望之年”,彷彿这短短的一年裏就承载了人类几百年历史的全部苦难,这样痛苦不堪的一年不要也好,告别就告别得彻底,就像撕掉日曆本那旧的一页,无需割捨,不再回望。

  “如果二○二○年真能够从此翻篇,就像一场噩梦,第二天一睁眼,什麼都没有发生过,该有多好”,老魏感慨之中,也道出了一个无法迴避的现实:新年开启,疫情依旧。虽说眼下疫苗施打已在全世界範围内正式铺开,但疫情蔓延的势力并未停止,大家仍要继续与病毒作战,特别是对於那些旅居英国的广大华人华侨,要面对更为兇险的变种病毒肆虐,终日坐困“危城”,企盼黎明。

  老魏描述了伦敦因疫情封城的情景:往年圣诞节礼日(boxing day),是各类商舖大甩卖的日子,是购物者的狂欢节,但今年他所住小区的商业街却冷冷清清,人气全无,所有的店舖都关门,街上只有一两个行人,如幽魂一样飘在空蕩蕩的大街上。他说,今年圣诞在疫情笼罩下,伦敦,英国,还有整个西方世界,都变成了鬼街、鬼城、鬼国和鬼界。

  华人圈裏的坏消息也接踵而至:有几位华人聚在一起打麻将,结果被传染了,发高烧被送到了医院;唐人街好几家商店的员工可能中招,不得不关门歇业。就在几天前,中国著名翻译家傅雷之子、旅英钢琴家傅聪不幸染疫入院,两周后因病情恶化而去世,当噩耗传出后,华人在社交平台上纷纷点起悼念蜡烛,既是为一代音乐大师,也是为互相鼓励打气。

  来自全英学联的薛博士告诉我,自从英国去年十二月中旬因发现变种病毒而被许多国家断航之后,留学生受到了最大的影响,不仅课程延误,很多人也不能按计劃回家过新年,只能留下来做长期抗疫的準备。我听过最夸张的一个例子,一位去年秋天去曼彻斯特大学读书的学生,几乎上的全是网课,一学期结束了,也没见过老师和同学,做研究只能上网找数据。长时间的网课学习,加上外出的减少,部分留学生开始出现了厌学的心理,用他们的话来讲就是“关到自闭”。

  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留学生,很多从事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华人也无法幸免。前英国广播公司中国事务部主编、资深媒体人老陈说,他原本在伦敦筹办的中英交流活动,以及回中国的计劃都被迫取消,一些以组织中英文化交流的公司,比如组织小学生遊学团、组团来英旅遊的公司等,今年差不多无所事事,经济上颗粒无收,不少华人导遊只能转型做线上的英国旅遊讲座、知识课堂等,有些人甚至改行去经营线上超市,也有些人乾脆回中国寻找发展机会。

  英国女王在此前发表的圣诞文告向全民呼籲,为了安全起见,大家连一个简单的拥抱和握手也将无法做到。她话音未落,在疫情中苦苦挣扎了近一年的华人就纷纷吐槽,感叹“圣诞节只能乖乖在家吃火鸡”,“鬱闷的只能啃中国小吃,庆祝哪裏也去不了”,透过云网络来欢度圣诞和新年,也成为很多华人团体的不二之选。

  疫情了无期,除了无奈,还有愤怒。在英国打拚了近三十年的商界精英老徐批评,约翰逊政府在抗疫上软弱无能,总是怀抱侥倖心理,很多时候不肯下决心,一些抗疫措施只是做表面文章,导致疫情不断反覆。他说,其实治理传染病,关键就是切断传染源,要发现一例消除一例,可如今病毒已出现新变种,情况接近失控,如果政府仍不採取强硬的措施,明年英国可能还要在不停地制定新的抗疫政策之间徘徊。

  曾担任英国《金融时报》中文主编的老魏,从去年十二月十二日伦敦封城那天开始,便每天以图片加文字的形式撰写“伦敦日记”,记录疫下生活的点点滴滴,其中写道:疫情放大了孤独,强化了孤独,让有工作的人,在家工作,远离同事;没工作的人,在家閒着,远离朋友;有家庭的人,天天面对同样烦躁的家人;没有家庭的人,天天面对自己孤独、沮丧的影子。这些话,是不是说出了很多人的感受,也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我让他谈对二○二一年的看法,他反问:一百年前的西班牙流感,肆虐了三年多,全球死了五千万人才消失,原因也许是病毒扫遍了地球的所有角落,实在找不到下一个健康的宿主才结束,那麼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呢?西方人如今把所有希望都放在疫苗身上,但疫苗能够承担彻底终止疫情的重任吗?

  他又补充道,“我不是悲观主义者,无非是想猛击一掌,打醒沉睡的、乐观的、轻敌的人,回顾历史,我不仅不悲观,反而谨慎地乐观。”他说,美国《时代》杂志封面文章曾以“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年”来形容二○二○年,他建议我去看英国著名杂志《旁观者》发表的文章,题目是“为什麼说二○二○年是有史以来第四好的一年”,从中能读到“隧道尽头的曙光”(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