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君子玉言/香港,岁首之望\小 杳

2021-01-06 04:23:5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近日,尖沙咀不少店舖推出农曆新年商品,营造节日气氛。\香港中通社

  岁岁元旦,今又元旦。行走香港街头,在时间交界处回首并展望,一时百感拥塞,不知从何说起。

  跨年夜,香港首次举行线上倒数活动,以一段短片“云”迎接二○二一年。自二○○九年始,香港每年举行例牌跨年倒数活动,之后还加入烟花表演,连续十年,近年停办──去年因为“黑暴”,今年因为疫情。凌晨零时,街头有零星的声音欢呼倒数,然后一切归於沉寂。手机上四面八方亲友的祝福,远比现实更热烈。二○二○就这样过去了,二○二一年就这样到来了。

  刚进新年,香港街头店舖开始摆起年货,小舖的春联灯笼利是封、超市的曲奇巧克力、海味店的腊肠滷肉,红红绿绿,很有热腾腾的烟火气。

  元旦假期三天,阳光格外好,但人气不妙。店舖夥计面无表情用平板车推货物,有的不惧寒风赤膊露出八块腹肌─这是劳工族的炫酷;老人家坐在公园晒太阳,年轻人和老外不顾疫情坐在咖啡吧聊天。沿街不时可见店舖“执笠”“清货!全场大平卖一件不留”的告示。眼睛看到的是红火色彩,亲身感受到的是疲倦惨澹。

  香港这两年不只以线性维度承接年份上的延续,似乎也在走一个魔幻的怪圈:二○一九年“修例风波”,“政治”“抗争”像风土病一样,搞得人心躁动,戴起口罩面具“平日上班,假日上街(遊行)”贯穿全年;转到二○二○年疫情来了,“生活生存生命”成了首要,口罩面罩戴个够(有点讽刺寓言的味道)。经历了前年无底线的衝撞,再经历去年无可奈何的衰退,今年势运将如何?香港向来信风水先生,但风水师算不出人心的飘忽无常。

  元旦是登山远足的日子,期许生活事业“步步登高”。现实中,登高望远穷尽千里目,放眼海天外,不仅是美的感动,所带来的一览众山的开阔视野更令人震撼。这也是人所必需的精神境界。一个社会的发展,不仅要看政府的治理能力,文化因素也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文化决定了精神境界的高远。

  我常常时而端详、时而抽离,近察远观港式文化和心态,尝试从港人+旁观者视角,理性平和地看香港。

  ─这是一个超保守封闭的地方。至今仍然奉行“原教旨主义的资本主义”,连最醜陋的一面都当作“独特”固执死守,停留於弱肉强食、贫富悬殊,拒绝变革自己,拒绝学习外部先进经验。心态的保守封闭带来治理上的僵化死板。

  比如香港工程费用排世界前列,但建筑工人的薪水并不算高,原材料也不可能比别处贵,并且因为香港免税,理应更便宜。贵在哪裏?贵在效率低下,贵在管制繁琐。最终造成经济浪费,全民埋单。

  再比如,人人都知香港生活不易。佔人口四分之一的一百五十万贫困人口,房价畸贵,上流困难。你说,来大湾区吧,天高任鸟飞。但资料显示:三十五岁以下年轻人中,百分之六十三在校生和百分之五十七在职者对大湾区持犹疑和观望态度,其原因除了觉得薪酬低、缺乏政策了解,还认为有文化衝突、无归属感、竞争不过内地年轻人等。只认定香港这一个归宿,於是一边苦苦捱在香港,一边上街宣洩不满。

  ——这又是一个超自由飘忽的地方。政府对“最自由经济体”沾沾自喜,有的媒体口口声声“新闻自由”却充满政治偏见甚至fake news,疫情之下有人仍然自由主义至上,自私任性。更有甚者借自由之名,把“两制”下的香港当作特立独行的城堡,幻想为所欲为。

  一方面,它多元化得一言难尽,一场疫情下七百五十万人形形色色,政府众口难调焦头烂额。另一方面,它又有着高度群体化的地域性格:太过务实,少了境界;太过功利,少了情怀;太过精细,少了大局;太过因循,少了求新;太过偏安一隅,少了进取;太过狭隘,影响了判断力。看待自己迷之优越自我,对待祖国迷之孤傲偏执,面对西方却迷之卑微开放。

  这个经历西方文化百余年浸泡的东方之珠,未来既取决於如何解决政治问题,取决於如何突破经济困境,也取决於如何突破文化迷思。政治问题,简言之就是如何在“一国两制”框架下,维护好“一国”原则底线,保持好“两制”自身特色;经济问题,简言之就是破解深层次矛盾,改善民生,持续发展;文化问题,简言之就是改变心态,放开心胸,大大方方拥抱国家。

  清华大学王振民教授说得好:“我们必须认识到一个基本事实:香港是中国的之一,不是中国的唯一;但中国是香港的唯一,不是香港的之一。”

  站在时间交接点,身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香港是否具备登高望远的境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